继续.召命—民族敬拜学(Ethnodoxology)

2749 期(2017 年 4 月 30 日) ◎ 传道故事 ◎ 潘凯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来到本期最後一篇的传道故事,好想重提自己在敬拜上的召命,继续上路。

  生於非基督徒家庭,也非来自音乐世家,我从没有想过,诗歌会如此影响我一生。从踏足教会的那天起,合唱和圣诗就没有离开过我的生命。诗歌不单养大了我,也是我的神学教科书。十八岁那年,因一个「我不是音乐人」为题的见证,便将我的声音献给了神。那天我流着泪对主说:「主啊,我甚麽都不懂,但祢愿意,以後我就只为祢而歌!」二十四岁,我与丈夫一起走进神学院,主修圣乐。但上帝很幽默,神学毕业便把我带到一个「无歌」的地方(那时德国的工场很小,敬拜也只能播MP3)。在那里,我经历了无数的起跌,神亦让我知道一切都是祂的工作!我只须要做一张荣耀神的白纸。但最後我发现,其实那六年我每天都在唱生命之歌。

  从主修崇拜圣乐到德国宣教,「敬拜」和「宣教」在我生命里已不再是两个名词,而是一个为主走下去的路径。回港後,我希望藉进修寻找结合敬拜和宣教的方式。可是事与愿违,加上带孩子的张力,我曾一度非常失落。但神的带领岂会是意外!我深信人生并没有所谓的「冤枉路」(Detour),因为没有昨天的经历,就没有今天的我。直到进修中期,神竟让我Google到一个新字Ethnodoxology(民族敬拜学)—一门只开始了二十年左右丶结合敬拜与宣教的新学科!这样,从一个字丶到一本书丶两个香港人的故事,还有在学习上一些大胆的尝试,然後再到英国上了一个礼拜的入门课⋯⋯,我感觉到自己又回到神的引力和轨迹之中。

  「耶和华是我的诗歌」(诗一一八14),是个很有意思的隐喻,意味着音乐在神人关系上的微妙角色。歌,是不少人经历上帝的途径,更是打开心灵之门的钥匙。作为艺术,它本身是个特别的「语言」,除了善於表达抽象和奥秘的事,又能用最自然的方式改变人的行为,培养更美的人格。对於许多没有文字的口述羣体,音乐与艺术不单是他们的「心灵语言」(Heart Language),更是他们认识福音的唯一语言和方式。在许多文化和创启地区,很多传统的福音工具根本是格格不入,讲圣经更要避免「像教会般」的形式。因此,艺术家其实拥有接触千万未得之民的钥匙,只要我们谦卑学习和研究当地的文化与艺术,结合福音,便能促使各族各民用他们独一无二的精采文化,原汁原味去认识和敬拜上帝!这便是民族敬拜学的使命。

  神再次向我说明,跟随基督是一个人生的旅程。一次的蒙召并不能限制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创意,惟有不断追求将自己全然献上的方式,祂便会将那丰盛的计画更深丶更真地启示我们。好期待下一次的呼召,好更深经历祂为我所预备那丰盛的人生!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