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

2742 期(2017 年 3 月 12 日) ◎ 教会触觉 ◎ 百思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们要彼此关顾,好激发大家相爱丶行善。不要放弃聚会,像某些人所习惯的那样,反要彼此劝勉;既然见到那日子临近,就更要这样了。(来十24-25,《新汉语译本》)

   曾经,我对「返教会」失去热情。

  大概十多年前,我十分投入教会生活,属典型的「热心事奉型」。不过,七年前完成神学课程後,转到基督教机构工作,我被指为过分投入机构工作而忽略教会生活,同时感到教会不看重我在教会「门外」的事奉。我开始放下教会的事奉,只觉周一至周五(偶然周六丶主日,以前工作的机构也会派我外出工作)也像返教会一样,做着事奉工作,人已疲惫不堪,怎麽周末和主日不可歇歇?自此,我觉得减少事奉之後,某些弟兄姊妹(甚或牧者)开始疏远我,有点感到可能自己没有「用得着」之处。原来所谓「委身」的事奉不过是要把人推进单色枯槁的生活(生命)里,当自己抽身离开那火热的事奉现场时,方才发现,教会可能是一个教人以营营役役的方式来建立信仰的工场。

  渐渐地,我懒怠起来。我懒怠——甚少参加教会聚会,成为圣经中的「某些人」,教会中人大概以为我的信仰生活出了乱子,那时我也没有刻意为我的处境「解画」。同时,我起来——在那些没有固定教会生活的日子,我开始思考「为甚麽要返教会」,那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问题。某些人,为甚麽一定是信仰不正确的一羣?甚至被视作陷於一种病态?或许,我在游离挣扎的经历里,可以更靠近上主,寻索信仰,沈思主道。

  婚後,我尝试跟外子参加他的母会聚会,也转到另一间公司工作。起初,我仍维持游离状态。然而,过去一年,我开始参加崇拜。我感谢教会一位部分时间的传道同工,她抽空聆听我的故事,为我忙碌的文字事奉工作打气,也给予支持和鼓励,反而不在意我是否「返足教会」。我想起了《希伯来书》说道:「我们要彼此关顾,好激发大家相爱丶行善。不要放弃聚会,像某些人……反要彼此劝勉……」经文中,「某些人」不是被「彼此关顾」丶「大家相爱丶行善」,以及「彼此劝勉」包围着吗?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