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或流失

2736 期(2017 年 1 月 29 日) ◎ 教会触觉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曾经读过一本书《拥抱怀疑的信仰》,作者是汤马斯.哈力克,是一位捷克天主教神父,也是一位哲学学者。我其实更喜欢这书的英文名称“Patience with God”,道出凡人对上主—那充满奥秘的他者—必须具备「耐性」(Patience)。

  事实上不论在信仰生活,抑或教会生活,对事对人的「耐性」也是不可免。教会信众的离离合合,个中原因千丝万缕,很不容易以一两句「冷淡」丶「爱主不够」丶「心刚硬」丶「贪爱世界」就解释掉。

  前些日子在街上偶遇久违了的Linda(化名),二丶三十年前她是教会团契的中坚分子,既担当团契的灵修部长,又是诗班指挥,给人的印象十分「属灵」,但一个新年假期後,突然「人间蒸发」,那年代没有脸书,没有whatsapp,弟兄姐妹打电话到传呼台,她又一直不覆电,渐渐地大家也好像忘记了她。

  我们在一间餐厅坐下来聊天,她才告诉我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原来她当时结识了一位未信主的男士,双方交往了好几个月,可以算是「堕入爱河」,但因受制於教导上「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的思想,她害怕会受到指摘,但感情上又放不开,便选择静悄悄地离去。

  但离开了所属的教会,她说自己的确感到迷失和歉疚,於是改为很「低调」地每个主日到一所英语教会崇拜,直到今天也是如此。她说後来和那位男士结婚了,婚後育有两名儿女,丈夫至今也未信主,只是每逢复活节和圣诞节,也一定陪她上教堂。

  Linda 突然问我,她是否算不上一个好基督徒?廿多年来都没有事奉丶没有团契生活丶没有十一奉献,还算是基督徒吗?我看着她慌张的脸容,知道她内心一直有份罪疚感。

  我拍拍她的手背,坚定的对她说,在上主眼中,你一直是祂的女儿,因为在你心中,一直有祂的位置。

  教会由人组成,有人流失,也有人无论如何坚定留下。我又遇过一位老姊妹,参加某个屋邨教会差不多半个世纪,见证了多位传道人的去去留留。她的儿女也是在该教会受洗,只因结婚後便一一搬到别区去,所以也选择了另外的教会。只是这位老姊妹,由二十多岁一直到现在从心所欲之年,仍留守在该教会。

  她忆述教会若干年前也有激烈的人事纠纷,牧师和执事有磨擦,结果牧师被「解雇」,一班会友也跟了他走。当时老姊妹也是同情该牧师的,也不大认同一些执事的做法,只是她告诉自己,我是返教会敬拜主,不是跟某个牧者追随人,於是内心虽然作难,仍选择留下来。

  地上的教会,会因种种缘故有不同形式的离离合合,有基於恐惧,有基於误会,当然也有基於不信和背叛,但上主鉴察人心,祂绝对不会妄下判语。

  “ Patience with God“,当然更加要 “Patience with people ,尤其是对失散了丶离开了的弟兄姐妹,我们要有耐性。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