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冲击台湾
文化使命谁来接棒?

2734 期(2017 年 1 月 15 日) ◎ 「性」在启思 ◎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教育部性文化关注组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台湾的同运在亚洲中走得最前,而同性「婚姻」的法案几年前也曾通过一读,只是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的三十万人反对集会令国民党政府止步。现今民进党完全执政,大家都预期同性「婚姻」的提案会卷土重来。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民进党立委尤美女提出《民法》亲属篇修正草案。十一月八日,三个提案顺利通过一读。这些提案将「婚约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改为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这样婚姻就不再区分性别。「夫妻」和「父母」等字眼要被「配偶」和「双亲」取代,而收养子女时不能对性倾向和性别认同作出「歧视」。简而言之,同性婚姻和抚养要与自然家庭完全等量齐观,而且这要成为国家权力和财政支持的制度,而异性恋婚姻与自然家庭要完全颠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司法及法制委员会突然公布三日後审查婚姻修法提案,可说是「突袭」,不理会民间的反对声音,希望快刀斩乱麻,通过同性「婚姻」。令不少人大为意外的是,反对同性「婚姻」的力量快速集结(以护家盟和下一代幸福联盟为首),先在十一月十三日有提出「婚姻家庭,全民决定」的万人集会,然後在十一月十七日审议提案当天,二万五千人包围立法院,抗议政府的黑箱作业。政府仍然坚决拒绝谘询,但後来一些市民按捺不住,冲入议会,加上一些议员的抗争行动,最後尤美女才稍为让步,但只是承诺开两场公听会!

  「黑箱作业」的批评相当正确,尤美女利用立委身分,拒绝任何公听会,未作影响评估,要在社会大众都不了解,也没有充分讨论的情况下,快速闯关通过。因此反对者呼吁,婚姻家庭制度如此重大的改变应透过全民公投决定。台湾以民主自豪,但为何提出这麽急进的变革,连谘询文件和几个月谘询期也没有?(香港的政府如何不济,也往往能做到。)讽刺的是,民进党一直批评国民党政府「黑箱作业」(如「服贸」事件),但一旦执政,做法也如出一辙。当反对声音持续,整体社会产生撕裂,双方阵营频频走上街头,政府才愿意暂缓讨论进度。亦有意见认为不用修改民法,可以另立专法去保障同性伴侣的权益。现时的争议仍是沸沸扬扬。

  悲观点来看,因着民进党一直支持同运,他们大可挟着优势强行通过同性「婚姻」,或最少同性伴侣法。同运对婚姻制度的冲击很可能在短期内於亚洲有突破,而台湾社会的巨变也必然冲击香港。事实上,台湾的同运与LGBT运动和性解放运动都有挂钩,完全是追随西方的性解放运动。这只会愈演愈烈,若我们只是「息事宁人」,恐怕受害的将会是下一代。华人教会要有心理准备,摆脱唯西方马首是瞻的心态,不单普世褔音使命的棒已交到我们亚洲教会(特别是华人教会)身上,文化使命的重大责任也如是。我们不单不应盲目追随潮流,更应守住我们的岗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的辩论,不单宣示信仰立场,更透过神给我们诸般的智慧及更多合理的公共论据,回应同运。或许,我们不单能守住自己的岗位,更能把福音与基督教的良好价值传回西方。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性」在启思】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