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随想

2734 期(2017 年 1 月 15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想,我是怀念着母亲。

  冬至那一天,我煮了一锅汤圆,家中每人大概两碗,没有其他菜,这就是过冬了。我把照片放到相熟朋友的通讯羣组,後来有朋友说,锅中的汤圆大小不一,看来有趣。我说,我这是第一次做鲜肉汤圆,所以控制不了品质,颗颗大小都不一样。不过下锅以後也没有散开的,我就算是成功了。哎,水平低,要求也低。

  突然胡搞一通,是因为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在冬至煮咸汤圆作午餐。汤圆只是粉团,里面没有馅,鲜味全靠有肉有菜有虾米的汤。母亲让我们小孩子帮忙搓汤圆,要用柔劲把汤圆搓成均匀圆润结实的颗粒。我们每次只能搓一颗,看见母亲两手中同时搓着三颗,至为佩服。

  往昔一到腊月,主妇都忙得不可交加,她们的本领,也在这些日子尽露。在日常家务之外,要做大扫除,要采办年货,要炮制各式贺年食品,还要做大菜,真不简单。母亲颇有厨艺,当时我在旁边也有帮忙,只是无心学习,至今所有童年美食我一样也做不出来。当然,在这资讯发达的时代,要做甚麽都可以请教互联网大师,不要说炸油角,炸弹的做法都可找到!只是,那不会是你家的口味。

  很多人都说自己妈妈的饭菜好吃,理性一点看,其中当然有厨艺了得的妇女,但更大的原因只是吃惯了。那是童年的滋味,千金不换。此刻看到店中琳琅满目的贺年食品,只觉过度包装,华而不实。我想着母亲做的咸水角,悔恨自己没有学做,在毫无冷意的腊月,不免有点萧瑟。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性」在启思】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