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信条

2734 期(2017 年 1 月 15 日) ◎ 信仰通识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昨晚发了一个怪梦。梦中参加某个教会聚会,而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位认识多年,以批判直言见称的基督徒学者。在聚会的过程中,这位朋友不时就讲台上的言论提出即时的批判和质疑;甚至祷告中偶尔出现一些陈腔滥调,他也会夸张地摇头叹息,弄得周围的人坐立不安。醒来之後,让我揣摩了好一阵这个梦的意思。

  根据一些社会学家的估计,很多美国成年人参加教会或教会团体的原因,是希望拥有归属感。他们对信仰的教条并不感到兴趣,却希望能够提升自己的灵性生活。察觉到这个需要,一些自发的信仰团体并没有好像传统教会那样强调教义的正确性(即所谓信仰的「纯正」度)。他们理解基督教的历史并不是信条的历史,而是一个信仰羣体的故事;所谓教义,只是教会在某个时代寻求表达信仰的符号,带着一切历史和文化的限制。

  当然,这些团体也不是没有信仰规范的。一些研究指出,宗教与灵性之间,甚至灵性与世俗之间的冲突,其实并没有一些人想像那麽尖锐。这些团体只不过扮演一个仲介的角色,一方面向信众展示世俗生活其实也有「灵性」的可能,另一方面也怀着信仰的价值走向俗世。

  他们以团体发展出来的隐性规范,取代明确的信条和教义,以重新定义神圣的意思。譬如早期的「突破运动」就提出过「简朴生活」丶「寻根丶植根丶扎根」等从信仰发展出来,而一般人都能够理解的生活方向和规范。毕竟一切的信条,都只是通往目的之手段;信仰是目的,教义或信条只是前人留下的路标,而非供奉在庙堂的「神位」。

  其实早於七十年代,教会的所谓「翼锋机构」已经如雨後春笋。他们在教会建制以外另立门户,只不过是为了打破传统教会狭窄的活动框架,投入社会上不同的需要和关怀,为郁闷的信仰生活提供机会与出路。这些机构不但为信徒提供具创意和活力的可能,也同时吸引不少对传统教会没有兴趣,但对广义灵性不抗拒的「慕道者」。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性」在启思】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