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重建的一页传奇—-
礼贤会九龙堂的故事

2732 期(2017 年 1 月 1 日) ◎ 特稿 ◎ 访谈:吴思源 笔录:本刊记者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地狭人稠,当礼拜堂感觉地方不够用,就想到拆卸重建,近年也多了这些例子,只是一些教会因此引致「胎死腹中」又或因筹款不足而「烂尾」。又有教会在重建计画之初,高举「信心」而忽略具体可行的财务安排,结果负债累累,教会後来也一蹶不振。

  位处又一村达之路的中华基督教礼贤会九龙堂,刚重建成功,它重建的特色是先筹募八成建筑费才开工,结果在预期日子内峻工,这实在是一个很美好的见证。

  教堂的重建与重见

  礼贤会九龙堂的重建去年十一月正式完工,揭开帆布幕後,街坊和会友无不感到异常的熟悉,皆因新堂外观与旧堂几近一样;与其说是重建,不如说是重见。堂主任叶亮星牧师回想这六年,由探究丶寻求丶推动到落实重建计画,担子虽重,却有一班长执丶教牧和会友并肩而行,沿途尽见恩典处处。

  「很多老教友进来时都说好像没有重建过一样。」叶牧师走在新圣堂的中央笑说着,由外观到圣堂里的面貌,大都保留了重建前的原貌:旧圣堂的十字架丶正门木门丶长木椅丶圣所家俬都一一经过翻修保留下来,一九五七年由德国礼贤会母会赠送的「信望爱」三个大钟仍旧在每个主日响起,门外花园那棵人蔘果树依然竖立原位,见证着教堂走过的岁月。

  而事实上,重建後教堂面积由一万多方呎扩建成四万多方呎,单是圣堂的座位就由过去六百个增至连阁楼九百个,足以应对每周崇拜约一千五百多位会众丶三百位主日学学生和一百位堂校合作的家长班家长使用。圣堂两侧更增设关爱座位,二楼转播室设育婴室及哺乳室,照顾有需要会众。

  除了保留旧物亦不乏加入新设计,如圣堂两旁采用内外玻璃窗,外层依旧堂的绿色十字架,内层增设彩色十字架玻璃窗,配以蓝天绿草和灯色腰带代表山脉,引领会衆仰望圣所十字架,寓意「我要向山举目」。二楼礼堂则以挪亚方舟为设计概念,两旁有「挪亚方舟」及「耶稣平静风浪」的彩绘玻璃,能容纳四百会众。重建後,整座建筑物楼高七层,包括地库丶地下丶一至五楼及天台花园,共有八个多元功能室丶两间音乐室及五间小会议室。有别於一般教堂,新堂每层设置饮水机丶两处茶水间丶两间设备齐全的厨房丶天台设置烧烤区和广阔的休憩空间,「我们希望会友可以多留下来交流谈天,而非完了崇拜聚会就离开。」

  面对反对声音 领袖平静回应

  礼贤会九龙堂扩建的构想早在七零年代已开始蕴酿,但因为补地价昂贵而搁置。辗转到了二零零八年,堂董事会领袖们眼见会众人数增长迅速,要租借地方解决不敷应用问题,扩建需要迫在眉睫,堂董事会终在二零零九年二月成立「堂校扩建探讨小组」。未动土,先祈祷,二零一零年九月该堂首先成立第一个功能小组—「祈祷小组」,继而成立第二个功能小组—「技术小组」负责研究扩建方案,希望寻求上帝的心意,「当时考虑过植堂等等方向,後来从建筑顾问公司报告发现教堂可用建筑面积只使用了四分一,仿佛我们把上帝预早给予的恩赐埋没在地下几十年,像那领受一千银钱的仆人一般,所以堂董事会共识要尽用和善用上帝所赐予的资源,因此不再考虑其他方案,只考虑原址重建单一方案。」

  堂董会为扩建亮起绿灯後,在二零一二年起开始谘询会友意见,叶牧师才意识到真正的挑战才接踵而来。「你拆吧,我一分钱也不会奉献」,曾听闻有会友强烈地表达意见,也有资深长执反对原址拆卸扩建,叶牧师坦言曾经感到委屈和无奈,但领袖们选择按捺情绪,平心静气向会友解释,又举办答问大会,并将资料印制成小册子予会友参考,希望提高透明度,疏导情绪。叶牧师说:「领袖如果靠边站,只会造成分裂,所以我们实事求是,有根有据分析情况,过程其实一点也不容易。」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反对的会友最终竟愿意大力奉献支持。足见礼贤会弟兄姊妹灵性成熟,以大局为重,贯彻圣经的教导:「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作。」

  「当时堂董事会很稳阵,不希望工程烂尾羞辱主名,所以希望收到会友的奉献和信心认献达到工程和三年过度使费总开支的八成才开始拆建。」叶亮星牧师谦说。「筹募小组」随即推出「信心认献」筹款计画,让会友凭信心在纸上写下扩建认献金额,「我们千叮万嘱弟兄姊妹千万不要卖楼捐献,各人量力而为,分五年奉献,因为多少不重要,最重要是全民参与。」讵料,二亿二千多万的工程,认献的金额未及一年半已达标,而自二零一二年至今会友确是逐步实践认献,至今只馀下最後约六百万预计在今年中前可悉数收回。展开重建计画後,建筑顾问公司建议加建地库约五千平方呎,费用只需一千万。由於之前筹募计画没有这个预算,堂董事会决定再徵询会友,并决定若能另外在三个月内筹足一千万元就进行,若不是,就保持旧方案。结果在约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就筹得超过一千三百万元,得让地库工程顺利进行。

  会友背後协力 建立睦邻关系

  虽然口说重建工作吃力不讨好,但叶牧师心底里的感恩显然比汗水多。「有次跟一位玩具厂弟兄随意谈起,有教会长老分享小时候曾经每天走路上学,用『牛奶唛』储起搭车钱奉献扩堂。我觉得意念很好,如果我们也有个教会模型的钱箱,既可怀旧,亦可鼓励子女奉献实在不错。岂料,弟兄有日竟带着教会模型钱箱的样板来找我,问我『牧师是否这样』。」没想到他的一句话,竟就这样成了事,甚至不出一句话,会友也默默在背後同心协力。「某个农历新年时,我们代表教会慰劳建筑公司领导班子和地盘工友,买了烧猪,准备了盆菜,带了些圣经和教会模型钱箱,打算到工地与工人们一起庆贺,却发现原来教会一位弟兄就是工程公司老板,他当时跟我说『牧师,我虽然无法奉献一千万,但我可以为教会省下一千万』,内心激动之馀,我很感恩会友用上帝给他的专业服侍教会。」他说时不禁流露出满足的笑容。

  即使会友最终齐心协力,但工程难免影响到周边的邻居,幸得地盘领导和工友的协调。「例如接驳街道的水管会影响到邻居出入。虽然我们合法,但最重要有好的睦邻关系,所以情愿迁就居民的时间,又铺铁板方便车辆出入。」除此,工程期间亦巧遇旁边两间中学要作中学文凭试考场,经商讨後,承办商愿意调动工序减低噪音影响。叶牧师说,到了工程尾声,发生了公屋居屋铅水事件,因人手缺乏迫着要延期验水,最後堂董事会本着信心,决定不把回归期推迟,重建终在「不超支,不超时」下如期完工,他笑道:「连做了工程界老板三十多年的弟兄也说,这完全是神迹。」

  经历三年过渡期,曾经分散在礼贤会彭学高纪念中学(礼中)丶九龙礼贤学校(礼小)及北京道国都大厦四楼及六楼进行办公和崇拜聚会的同工和会友,终在二零一六年八月份重踏九龙堂,并於八月二十七日举行「重『见』九龙堂」晚会丶八月二十八日举行第一次回归主日崇拜,及十月十六日举行献堂礼。

  再度打开礼贤会九龙堂的木门,叶亮星牧师感触良多,「我觉得自己很不配,并非每位传道人都有机会参与重建教会这宝贵的经历,上帝竟然让一个如此软弱的人得此良机。起初听到重建建筑费用的数字很战兢,当时刚上任做堂主任不足两年,俗称櫈都未坐暖,确是信心的大考验,但最感恩还是上帝也从中保守教会合一。」他指着办公室窗外的钟楼顶说,里头埋藏了绘有会友名字的石头,喻意「信徒为活石,同心建立灵宫」,而上方十字架顶部则藏了信望爱石。对於未来,他展望主耶稣能兴起更多会友委身奉献和事奉,薪火相传,拓展教会,荣耀主名,同时积极考虑定位成为社区教会,更多服侍区内人士。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