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盘的认识

2732 期(2017 年 1 月 1 日) ◎ 信仰通识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日学术专门化的情况愈来愈严重,科目愈分愈细。随便抽一间本地大学,恐怕有一半以上的科目是三十年前没有的。

  如果你去看病,除了伤风感冒之外,一般普通科门诊做得愈来愈多的,就是转介。稍有犹疑,也为免失误,他们就写纸让你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然後转介你去见另一个更为专门的医生。而专科医生,也代表收费更为高昂。

  另一个相关现象,就是两间大学的医学院近年也愈开愈多某些医护专科的高等学位或文凭课程,让在职医护人员可以与时并进丶「自我增值」。站在学术机构营运的角度,这些当然都是一盘生意;但这样趋势,也叫原本已经短缺的医护人手百上加斤丶疲於奔命。

  今日知识上的许多突破,无疑都与学术的专门化有关;而社会上职业的结构,也愈来愈跟专门知识挂钩。可是大学教育毕竟有别於职业训练,对独立思考丶对真善美等基本价值的判断和追求,才是构成「知识分子」或「文化人」的必要条件。可惜这些质素在现代大学的体制中,至少也是被边缘化了。

  至於信仰羣体方面,我们看见一个趋势,就是因着教育的普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信徒愈来愈多,很多时也就不自觉地将习惯的思维模式应用到信仰的事情上。这本来也不应该是问题。可是在科学知识的文化典范下,价值体系及观念往往被视为「形而上」和「不科学」;信徒不理解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治学方法的分野,就容易将数理逻辑的思维模式套用在信仰的思考上。

  与此同时,神学院为了达到一般学术标准的评核要求,很自然就会以一般大学的治学模式作为制订课程的主要参考。这使得上面提到现代大学的问题,通通可以在神学院找到。尤有甚者,不少稍具规模教会的「成人主日学」,也逐渐变得「神学院化」,以致原本属於学术圈的困局,完全落实到教会牧养的层面。在这样的氛围下,信仰反而变得故作艰深甚至脱离生活。而我们迫切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落实於生活的通盘认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