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搜索时代的徵兆—展望二零一七年

2732 期(2017 年 1 月 1 日) ◎ 教会之声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六年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大事,英国公投「脱欧」,美国选了特朗普为新一任总统;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不角逐连任,香港以至整个世界的局面突然来个大逆转,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发生了,但这又符合了旧约圣经所言:「我转而回顾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强壮的未必战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聪明的未必得人喜悦,全在乎各人遇上的时候和机会。」(传九11)世事难料,皆因万事不是人所掌控。

  二十世纪末,差不多有二十年多的时间,欧美以至一部分亚洲社会多由「精英阶层」所统治,他们多属二战後婴儿潮一代,学贯中西,满腹经纶,透过自身的努力和搭上了上世纪六丶七十年代经济高速发展的「顺风车」,因而攀到社会金字塔上层,倒如美国华尔街的精英丶欧州巴黎和伦敦的知识分子,以至香港的中环精英;惟他们一旦攀上上层,又形成一个「特权阶级」,与当地政治及商贾权贵结合,由此营造了一个社会的经济趋向丶意识型态丶教育文化和社会舆论,政治经济学上叫「新自由主义」。

  就以香港社会为例,政治上这些「精英」大力主张「小政府丶大市场」,借抨击政府缺乏效率,迫令其出售公共资产或外判公共服务,而承接这些资产或服务的,正是令他们得益最大的所谓公营机构和一些联营公司,例如医管局丶港铁丶领展丶西九管理局⋯⋯同时又泡制大量「半自主」的非政府机构,如平机会丶消委会等等。这些机构的行政人员多拿取巨额薪酬,可以行使政府的公权力,却不必受到监管,而他们又常「互惠互利」,例如多由退休高官或「公职王」轮流主政,乐此不疲。

  而为了印证他们这类精英的存在价值,意识型态上他们多走「左翼」路线,包括鼓吹同性婚姻丶融合教育丶支援弱势社羣丶全民退保丶低收入人士津贴;事实上这些做得愈大愈多,这些机构就愈能存在以至扩充。但我们不得不留意的,是当社会甚麽也要伸手去做,传统的社区就愈容易被瓦解,低层市民的斗心被瘫痪,个人也变得十分「无能」。

  香港的夹心阶层如小白领和初出茅芦的专业人士(如教师丶护士丶社工)往往是这种社会氛围的受害者,工作愈来愈忙,收入差不多被冻结,住的地方愈来愈细(最新的私楼面积竟得百馀方呎),完全缺乏向上流的机会(因所属的机构多肥上瘦下),因而积累的怨气极大。欧美人民已用选票向伪善的权贵说「不」,宁选具争议性的政治素人也不要传统的所谓「精英」。

  世界形势有如钟摆,当向左的一方摆得过分,又会迅速向右倾斜。二零一六年已见此徵兆,所谓「右翼」和「民粹」已开始抬头,此情况迟早也会发生。如此,我们必须像彼得前书一章十节提到的那位好奇的天使,「详细地搜索查考」,从而知所行止,俾在新的一年配合上主的步伐。

  吴思源(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