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屋家园

2727 期(2016 年 11 月 27 日) ◎ 文林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夏日炎炎,我把年假半日半日的放。偷来的半日闲,其中一天我就荡到一间簇新的冰室。多亏公共图书馆一份《古物展新机》小册子,我才得以认识活化古迹「石屋家园」,亦即冰室的进驻地。

  石屋建於日占时期,据说当时日军扩展启德机场,一下子就把几条村夷为平地,再安排村民入住一座座由花岗岩搭成的徙置屋。时光荏苒,石屋家园乃是硕果仅存的一座平房,由五户石墙瓦顶的双层屋组成。其中一户旧时当过山寨厂,厂的木制招牌迄今仍然高挂其上,除了厂名「蓝恩记」大大只几个字,牌匾还写「承造山坟墓碑石科各项工程」。大概复修工程几可乱真,招牌曾经「哄骗」途人入内查询(别忘乐富华人基督教坟场就在附近),闹出一次又一次美丽的误会。

  说回冰室,抵埗後我才晓得以社企模式经营,专门推动青年就业。冰室大打怀旧主题,尝试重构五十年代老香江的氛围。Café内摆设了一个个搪瓷碟,悉数均由昔日居民迁出前捐赠,所以有的遗下了俗称「甩青」(即掉了瓷)的岁月痕迹。假如你东张西望,还会发现不少旧时器物,包括一架锈迹斑斑的孩童三轮车,还有暗角位一个那些年的夜香木桶。咖啡不是我杯茶,但我仍然试了一杯Mocha(咖啡+朱古力)。我不擅长撰写OpenRice食评,容我仅用两字道出评语—好饮!

  以上资讯,其实不少都由石屋家园导赏服务提供。主办单位有心,导赏服务一日两次,兼且周二做到周六。更要紧的,就算一团只有我与友人「小猫两只」,导赏员也绝不欺场。一团原本二十分钟,我俩「问长问短」,那位该是八九十後的女导赏员不厌其烦,旅程时间旋即翻了一倍。她的讲解包含两个层次,既有眼前摸得到的「物质空间」(physical space),也有摸不到的「生活空间」(lived space)。譬如,旧时一张碌架床,小得一个人睡也嫌狭窄,女导赏就顺势拉阔我们的想像,指出旧时同一张床起码两个人瞓,并说:「跟现在不同,你不喜欢便可关上自己的房门,昔日人们逼着学习怎样共存。」又例如,我们今天只会用几多百呎来描述一间屋的大小,旧时的人却以屋顶上几多行瓦来形容(石屋家园一户大约十六瓦坑)。

  真的不要小看人家年轻,这位女导赏员除了带团,还一手包办打造一个专题展览,今期的便围绕九龙城的式微造鞋业。一问之下,原来她花了整整一季时间预备,只身走入社区采访老鞋匠。这位同工电影学系毕业,亦曾修读新闻系,所以展区的影像与文字都相当不俗。她有一句话教我印象犹深—「愈认识这个社区,愈喜爱这个区。」

  「她认识石屋里的一砖一瓦」友人事後跟我说,并且补充,「我由头一句话交谈便觉得她是一位基督徒。」

  又在一问之下,知悉女导赏员乃是邻近永光堂的会友,而石屋家园亦由该堂会的邻舍关怀服务队营运。难怪,石屋花园绘了一个蜿蜓的明阵,供人踱步默想。服务队还在这里开办不少活动,包括文化游啊丶生态团啊,同时也有一些照料亲子却又不忘区内老友记的。但叫我惊讶万分的是它的桌上游戏服务,逢周五丶六夜晚六至十,任玩场内逾百款游戏,兼有导师在旁明灯指引,每位只收二十元!「在这里玩不会学坏。」女导赏说。

  容我申报一下,我并非永光人,也不太想石屋家园太过挤拥。这趟午後游走,让我目睹信仰在社区践行的良好示范。石屋家园,绝对值得一个Like!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阅读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