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阅读,但不常看属灵书

2722 期(2016 年 10 月 23 日) ◎ 阅读起动 ◎ 若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阅读,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自问在朋友圈中虽然算不上博览羣书,但总算是努力阅读。

  回想近期已读和待读书单:早阵子刚读过《如何改变社会》丶《都市的社会学》和《防火墙—抵挡新自由主义的入侵》,之後就有约瑟夫·坎伯的几本神话学着作和访谈;还未完成就插进了最新一期的《武道狂之诗》丶二零零三年诺奖得主柯慈的《屈辱》。如今在读的纳尼亚系列已到《贾思潘王子》,期望尽快完成馀下部分,再回去看神话学。当然,还有《人的条件》和《奥之细道:芭蕉之奥羽北陆行脚》要快点翻阅。而在这些之间,我每周也准时追看《One Piece》和《我的英雄学院》。

  想来想去,重重书影里就是没有属灵书籍。作为基督徒,这算是厚此薄彼吗?为甚麽夹七杂八的书就读一大堆,属灵书籍偏偏就看不上眼?这其实是为势所逼。

  数年之前,我仍然对基督教的出版物感兴趣,每年香港书展(基督教坊)和基督教联合书展也是捧场客。可是後来发觉,无论哪家出版社的书,它们看似有不同作者丶主题和内容,但核心万变不离其宗。个人认为大部分属灵书籍都像说明书:将教会丶生命或心灵看作一副机械,并教导读者如何透过读经丶灵修和祈祷去操作,而目标是喜乐人生。当然,还有些神学类和经典值得阅读,但这也是尴尬之处。无缘无故,谁会去读这些又重又硬的着作?

  一般读者如我,不为事奉或读神学,又对内蕴千篇一律的书感到厌倦,此时属灵书籍就似乎再没甚麽适合我看—适合不为甚麽而看。即使有,书海广大,放眼望去都是同一式样,就算有沧海遗珠也会令人却步。毕竟性价比太低,不值得花时间搜寻。其实,我心里希望基督教的出版种类可以扩大,最少有些读物适合普通信徒为消闲而读。因为确实有不少读者很难特意将自己的人生丶心灵逐件分解去反思,而往往只能透过一些故事,一些角色发现自己丶抓紧自己。

  这也是我阅读经验里最深刻的片段。当生命到了悲伤难捱的境地,我连诗歌也不想听,更不会记得任何神学论述。然而,我永远记得甘道夫对法拉墨说:「不要因为心中痛苦,而轻贱自己的生命。」耿瑟法师对年轻的格得说:「你是何许人,竟敢自判生死?」

  不少人认为阅读文学作品对生命成长没有帮助,但也有可能是他们读得还未够深,以致在文字里察看自身。在我的经验里,只有文学作品才能与我的生命对话,每个角色不单是他们本身,更是我。而在我曾阅读的属灵书籍里,暂时未见一本对我有如此深切影响。以上只是文学类的例子,其他书籍对我也有不少启发,但不在这里详列。

  我喜欢「阅读」,并且没有甚麽属灵与不属灵的担子,反而基督教内很强调。但是书真的可以分属灵与不属灵吗?再者,不断只阅读某类着作,读者的眼光自然受到限制;结果,会否令我们以为只要是基督教题材的作品就是好?情况就如直升机家长,一直在孩子身边转圈打点;孩子规行矩步,而面对外间的凶险时根本无力应对。

  宫本武藏给後世求道者写下《独行道》,首句正好作为提醒:「勿画地自限,要兼习世上百艺。」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阅读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