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火车,少了乡情

2722 期(2016 年 10 月 23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香港以「电气化火车」取代了传统的柴油火车,从此香港八十後丶九十後往後的新一代,往新界乘「火车」就和乘「地铁」(今划一称「港铁」)完全没有分别。

  诗人余光中先生说他少年开始即神往於火车,他第一次坐火车是在十岁,抗战的第二年,随母亲乘火车从安南北上昆明。余先生这样回忆说:「滇越铁路与富良江平行,依着横断山脉蹲踞的馀势,江水滚滚向南,车轮铿铿向北。也不知越过多少桥,穿过多少山洞。我靠在窗口,看了几百里的桃花映水,真把人看到眼红丶眼光。」

  香港地狭,当然缺了这分谤礴的气势,但在余先生的眼中,仍然有它的特色。余先生七十年代任职於中大,家住沙田,也常看见柴油火车。

  「在香港,我的楼下是山,山下正是九广铁路的中途。从黎明到深夜,我阳台下滚滚辗过的客车丶货车,至少有一百班。初来的时候,几乎每次听见车过,都不禁要想起铁轨另一头的那一片土地,简直是十指连心。十年下来,那样的节拍也已听惯,早成大家静里的背景音乐,与山风海潮合成浑然一片的天籁了。」七十年代坐过柴油火车的一代,对余先生这番回忆定有共鸣。

  很多人懊恼香港年轻一代对祖国无情丶对故乡无义,个中原因一言难尽,但其中一个因素也许是他们缺乏了坐火车北上丶听见汽笛长啸而憧憬着故乡的那分情怀——当那日子我们的家国还是比较拙朴和雅洁,同胞多是那麽敦厚。

  但这情怀已一去不复返,已如柴油火车早已绝迹一样。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阅读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