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世界中的教会

2718 期(2016 年 9 月 25 日) ◎ 信仰重寻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从上次的讨论看来,教会的制度化显然并非上帝的圣谕,而是由於种种具体需要和现实考虑使然。不过,这些因素并不影响教会存在的本质和初衷,因为除非我们都已经离世与主同在,否则教会除了是「基督的身体」,也必然是个十足的人间组织。

  因此,从一个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教会的制度化就变得可以理解。首先,宗教组织有保存和传递的职能。它必须将原初宗教经验的核心信息,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就要在某程度上将那经验「驯化」,以确保它进入日常生活的同时,不会带来太难堪的冲击。

  就以我们熟悉的「登山宝训」为例。我们将那段讲论综合为方便传递的「八福」;世代以来,无数人在其中得到启发和灵感。但倘若有人以之为必须具体落实的行为守则,将原本理想的憧憬强行兑换为现实,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光景?有些人可能会想起共产主义。只是信徒的确惯於接受具体的权威指令,教会也只好将信息驯化到一个不会太过强人所难的地步,譬如将信徒划分属灵的等级,让各人按自己的修行行事。

  这样,一些比较激进的反对者甚至信徒,就顺势将教会与基督信仰对立起来,对教会制度加以鞭挞,甚至予以否定。祈克果在十九世纪曾经大力抨击当时的「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也就是丹麦路德宗教会的伪善和形式主义。虽然时移世易,这些言论确实警示着教会取代基督成为信仰对象的潜在危机。

  作为基督信仰的载体,以及基督在世上的具体临在,我们确实不必将两者太过两极化。就如一些人认为「港独」言论并不是真的主张香港应该「独立」,而只是表达对建制的不满,以及失望於「一国两制」的落实;祈克果的激烈言论,亦同样可以被视为对信仰形式化的反扑。毕竟教会确实不应沦为有闲者消磨时间的属灵俱乐部。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阅读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