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691 期(2016 年 3 月 20 日) ◎ 信仰重寻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苦难与罪恶是人类处境的普遍事实,却在一神信仰的传统中引起最大的争议。因为没有这个认信,面对最严峻的苦难,大不了「打掉门牙带血吞」,「鬼叫你穷吖,顶硬上啦!」;如果是二元论者,他们又会视一切的苦难罪恶为善恶两股势力的永恒交锋。只是你说在一切之上,「全能父上主」仍坐着为王,统管一切,有时就难免令人不解。

  事实上整本希伯来圣经都回荡着上主公义的问题。在早期的以色列历史,这个问题往往以一个羣体而不是个人的形式出现:上主既然已经跟以色列这个民族立约,那为何这个民族仍然不时遭遇这样或那样的灾难和迫害?当然我们耳熟能详的解释,就是这样的厄运主要是他们犯罪离开上主的结果。

  但每当这样的灾难去到一个难以承受的程度,又或者涉及大量无辜的牺牲者,这个解释就显得有点薄弱。信约确认,权能上主至终必为祂的子民伸冤出头;这个认信带出了弥赛亚的观念,就是上主公义的管治将要被确立,且在末日有终极的审判。换句话说,神义论(theodicy)的问题,最终在终末论(eschatology)中得以解决。

  随着以色列民宗教意识的发展,上主公义的问题亦逐渐伸延到个人的层面。这反映於不少诗篇作者的论述和表达。当然,最经典的莫过於《约伯记》。而约伯自此亦成为所有无辜受害者的代言人。约伯几个朋友以苦难为犯罪後果的论调,亦在这里受到决定性的否定。

  然而约伯的态度,却始终如一地完全顺服於上主的旨意,表达於那经典的公式:「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而上主「在旋风中」的答案,主要是宣告祂作为创造者的无上权威:「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只是有些人就将之比喻为「大石压死蟹」,或「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即被绑架者由於长期震慑於绑架者凌驾性的威吓,反过来认同绑架者的想法和判断。你又认为这样的比较是否公允?为甚麽?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性」在反思】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道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