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父亲节前夕

2652 期(2015 年 6 月 21 日) ◎ 文林 ◎ 雨虹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知不觉,爸爸离开我们已二十九年了。在这悠长的岁月里,每当想起慈父,想起那些久远却清晰如昨的往事,记忆的闸门便悄然打开,让我徜徉其中,流连忘返。

  儿时的我,既怕热又怕冷。每当炎炎夏日吃晚饭时,爸爸就会一手给我摇扇子(那时没有电风扇),一手拿汤匙喂我吃饭;若是在寒冬的夜晚,他也总会在我就寝前把热水袋放在被窝里,让我睡得暖和又踏实。

  我十二岁那年,患了血漏,後来更变成血崩。几个月後,医生见病情日趋严重,建议妈妈辞去为人师表的工作,全天候在医院陪伴我。同样在中学执教鞭的爸爸,除了每天风雨不改前来探望,也为我担负起交收功课的责任。有一回,目睹他被大雨淋得像只落汤鸡,我内心歉疚不已,怪责自己不肯辍学,要他冒雨把功课带来。

  经过半年的治疗,我的病情总算稳定下来。出院後不久,便重返校园上学了。由於我所读中学是爸爸任教的学校,因此他顺理成章作了我的「自行车司机」,负责接送上学和放学。那时,爸爸考虑到出外用餐不方便,便建议我在学校的食堂午膳。很多时候,他将两餸一汤的「教师餐」让给我,而他只吃「素菜学生餐」。有一回,一位老师看见我们互换饭盒,笑哈哈的调侃道∶「难怪爸爸这麽瘦,原来把好吃的都留给宝贝女儿了。」

  某程度上,爸爸的细致入微更甚於妈妈。不是吗?犹记我出院那天,包租婆见他把衞生纸放在阳台上晒太阳,竟揶揄道∶「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太不像话了。」

  少不更事的我,听後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里暗骂道∶「多管闲事。八……」後面加上「卦」还是「婆」,我已不记得了。

  在整个中学阶段,我的病情时好时坏,有三分之一「不方便」的日子需要卧床休息,幸好考试成绩也能保持在前三名之内。有次爸爸代我领取期终考成绩表,班主任对他说∶「你的女儿真是天才,靠自学都能取得优异成绩。」

  遗憾的是,我高中毕业那年,因为大陆仍未恢复高考制度(我学生时代在内地念书),所以升读大学梦碎。八十年代初来港定居几年後,我带着美好的愿望走进婚姻。然而,新婚仅一个月的我,惊闻在广州工作的爸爸患上末期肝癌。在接到恶耗的那一刻,我好似接到一张「死亡通知书」!

  面对突如其来的骤变,妈妈义无反顾的放下一切,回去专心照顾爸爸。当爸爸的生命进入倒数阶段,我遂向公司申请「留职停薪」,与妈妈轮流守候在爸爸身旁。

  那段时间,爸爸很少说话,整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目睹他瘦得不成人形,脸色苍白,我犹如万箭穿心。每每在夜深人静时,我偷偷地哭,暗暗地流泪,不敢想像没有爸爸的日子我会何等痛苦。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早上,妈妈特地到市场买了新鲜瘦肉,回来煮了一碗浓汤端到爸爸床前。只见爸爸用手语示意不想喝,妈妈显得很无奈。呆立一旁的我,内心有种不详之感,却依然目不转睛凝望着病塌上的爸爸──凹陷的脸颊,瘦弱的身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本来呼吸渐渐缓慢的爸爸,忽然张开口想说话,但双目紧闭。我见状大力摇他的胳膊∶「爸爸!您怎麽了?您说话呀!」可是千呼万唤,爸爸也没有醒过来。一年多来不眠不休照顾爸爸丶被人誉为「铁人」的妈妈,终於不支昏倒在地……

  时光飞逝,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多少个不眠之夜,想起爸爸的爱我无以为报,「女欲养而亲不在」的泪水便悄悄爬满脸颊;多少个没有爸爸的父亲节,我独坐案前,把思念化成会说话的文字。然後,寄语清风,付托白云,遥寄女儿对亡父的承诺∶立志要把对爸爸的感恩,加倍报答在妈妈身上。并在她的有生之年,抓紧每一个孝顺她的机会,直到见主面的那一天!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