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絮语的非科学性总结附笔》

2652 期(2015 年 6 月 21 日) ◎ 经典看人生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企图去证明一个在场者的存在,是最无耻的冒犯,因为这会令他看起来滑稽可笑⋯⋯ 除非一个人容许自己对他视若无睹,然後更糟地在他的鼻子面前证明他的存在,否则一个人又怎能证明他存在?⋯⋯人只能以敬拜去证明上帝存在⋯⋯不是以证据。」

  祈克果,《哲学絮语的非科学性总结附笔》

如书目所示,这本来只是《哲学絮语》之後的「附笔」。有趣的是这「附笔」的篇幅却足足是「絮语」的五倍。这「絮语」所标示的作者是「约翰克林马库斯」。就像祈克果其他以笔名发表的作品,「絮语」不一定反映他本人的真实信念。但祈克果以真名标示为作品的编辑,却显示了「絮语」的重要位置。

  在这里,祈克果以企图「证明一个在场者的存在」去类比「证明上帝存在」的荒谬。对於一个在场的人,你必须先对他视若无睹,然後才谈得上去证明他的存在,否则这证明的举动就难以理解。可是要证明一个就在眼前的人的存在,却又不能不叫整件事显得滑稽。其实「证明上帝存在」更贴切的类比,是一部小说的角色向小说的作者评头品足。又或者好像保罗在《罗马书》所说,陶器竟然向陶匠顶嘴,批评他的作品!

  这便带到祈克果不断强调的:真理的主观性。历史丶科学和推理哲学都是处理客观性的知识,基本上是命题性的;根据克林马库斯,所有客观知识都是可以直接传递的,并不牵涉受众的个人经验,而且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主观真理则并非由有关外在世界的命题或观察所构成,而是来自内省丶经验,特别是人与上帝的关系。受众必须亲身感悟所传递的知识,或有过相关的经历,方能理解和知晓。主观的未必正确,但真实的却必然牵涉当事人的主体性。

  笛卡儿指出人可以怀疑一切,却不能对自己的怀疑有所存疑。我是一切知识底下那片立足点。我思故我在。可是没有一个可资参照的坐标,我又可知道自己是谁丶身在何方?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