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与二零一五

2652 期(2015 年 6 月 21 日) ◎ 新闻捕手 ◎ 陆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五月底在「教新」三十周年感恩崇拜後,三十年前一同草拟「信念书」的同工闲谈时,提到当日的九七危机,及今天的政改危机。当比较两者的严重程度及危机感时,不约而同地有相同结论:当前的形势及危机较三十年前更甚。

  昔日的问题是九七危机,切身的问题是要否移民,而教会要面对的,更要加上如何在这种处境中牧养,以及教会将会怎样去发展。深层的问题则是回归祖国在共产党治下生活。教会面对的争议不多,只有在国庆日举行国家日崇拜一事上,引起一些火花。

  今天的问题更多元更复杂。基本的问题仍然是在「一国两制」。首先是理想与现实的抉择。理想的政制是否可以在今天的现实中实行?若要坚持理想,则不知甚麽时候可以达到,以及不知期间将会发生甚麽事情。若要考虑现实,虽然也不知将会发生甚麽事情,然而可以期望一步一步达至理想。其次是普世及本土的问题。一方面的争议是争取普世价值的政治制度,而另一方面的争议是从本土出发点来定位,最极端的情况是脱离母体独立。从宣教学学到的功课,是三个阶段的发展:从倚靠至自靠,再至互靠。今天本港政治制度也未尝不可参考。第三是小我大我问题。西方文化价值重视个人权利,即小我,而东方文化价值重视羣众,即大我。政改焦点是重视个人的选举被选权,抑或要从国家安全角度来作一些筛选?最後是权力问题。政治最终考虑的,是权力。个人有个人的考虑丶政党有政党的考虑丶最後当然是谁来掌权。任何政治制度上的转变,假以时日,都会影响谁可以有最後的话事权。

  昔日教会领袖感觉危机,因此一同聚集祈祷,求神引导。今天危机出现,倚靠神仍然是出路。先知耶利米的忠告,仍然适用:。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二十九7)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