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平安堂—
三斗面里的一点酵

2640 期(2015 年 3 月 29 日) ◎ 香港教会巡礼 ◎ 关间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太十三33)

  基督教平安堂属於小型堂会,在普世差传布道这个大课题上有何话可说?不如就由小小一盒中药冲剂开始吧。

  廿一世纪来临之前的一两年,知道有平安堂肢体即将出发到粤北地区短宣丶扶贫,我在一个主日崇拜之後,向负责人塞了两盒防御感冒的中药冲剂,说:「我未能与你们一同出发,你们要小心身体,带上这些冲剂吧。」然後,我成为一个旁观者一段时间。

  再然後,就是另一个故事。接下来好几年,我一同出发到粤北,起初担任苦力丶负责晚间照明(晚上在农村空地与村民聚会,几乎是漆黑一片,可以在哪处找到光源?),到策画整个行程,整理及跟进每一次探访,以後成为福音机构董事,与自己母会及其他教会合作,支援重建後的小镇教会……说来平淡,当然不是没有难忘的体验。我们见证着原本在破旧木厂内聚会的几位国内肢体,如何过渡至教会堂址内的过百会众。肢体们的生生死死丶切肤之痛丶突破成长,全都印在心头。我主观地认为:与其说「我们」如何协助当地教会,不如说三一神透过祝福国内肢体,激励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参与者。

  回头细看,没有甚麽轰轰烈烈的声音或现像,一步一脚印,「事就这样成了」。但真的如斯理所当然?三斗面在粤北短宣中「发起来」,并非偶然或意外。基督教平安堂长期重视差传,会众对於国内教会实况以致认领羣体等等宣教概念,并不陌生,时候到了,我们踏上一小步,眼前天地就不再一样。类似的「案例」,其实在自己母会「持续发生」。

  

  由本土「发酵」到海外

  回溯一九八四年,基督教平安堂的肢体一起出席一个按牧典礼,有两位牧者被按立:湛乃斌牧师与陈一华牧师。陈牧师的父亲是创堂长老陈彭年弟兄,虽然陈牧师不在本堂牧会,为了支持他在葛量洪医院开拓的院牧事工,教会决定同时按立他为牧师。陈牧师经常回来分享他的工作,使大家成为拓展天国的伙伴。湛牧师就专注牧养平安堂多年,很早已经引入三元福音倍进布道(简称「三福」)训练,举办多届三福学员及教师课程,并透过举办差传年会丶差传主日学丶为本堂物色宣教士等等,替平安堂的肢体打稳根基。

   但原来湛牧师亦有「外鹜」的日子。事缘湛牧师心系宣教,在一九八七年举家前往英国,实践宣教工作四年。期间湛牧师在曼城牧会,并主持英国首个三福领袖讲习班。湛牧师回港後,入住油麻地骏发花园,持续多年担任骏发花园互助委员会主席,并多次发动平安堂肢体於骏发花园平台举行圣诞晚会,耐心播种。後来「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推动全港分区联合报佳音,骏发花园的圣诞活动就变身成为「油尖旺区」的联合报佳音活动,平安堂亦成为其中一间主力合办教会。

  面团还在发酵。有一次在本区一次聚会(当时称为「南九龙教牧同工祈祷团契」)中,湛牧师邀请了陈一华牧师介绍及分享公立医院院牧事工的异象,以後众教牧决定在本区的医院(伊利沙伯医院)推动成立院牧事工,而平安堂亦成为创办及支持教会。平安堂多年来定期前往「伊院」主领成人病福聚会及牀边关怀布道,後来亦成为了「领羊」教会,与伊院院牧事工有美好的配搭事奉,湛牧师亦多次被院牧同工邀请到病房探望病友,并为一些病重的病友施洗。

  医院以外,平安堂在一九八八年开始,协助及支持会友陈碧霞姊妹(陈一华牧师胞妹)开展基层宣教事工。陈碧霞姊妹联同几位「中神」基福课程的同学,在油麻地榕树头公园开荒布道,至後来「榕树头之光教会」成立。陈碧霞姊妹於二零零八年被按立为牧师,继续牧养「榕树头之光」教会。

  看一看面团,还有平安堂支持多年的福音广播事工丶支援的多位海外及本地宣教士丶十多位踏上全职事奉的会友……回顾基督教平安堂这个小型堂会五十年的历史,一众肢体在普世差传布道上,原来都握有一点儿面酵,发起来都成为多人的祝福。

  若果天父的儿女们都有这个醒觉,又会是怎麽样的局面?

  约拿单说:「……或者耶和华为我们施展能力;因为耶和华使人得胜,不在乎人多人少。」(撒上十四16)

  「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诗二十7)

  注:以上内容,部份节录自《基督教平安堂金禧特刊》。

  关间闻(基督教平安堂资深会友丶前任执事)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