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流行敬拜
罗炳良谈崇拜战争

2640 期(2015 年 3 月 29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少教会都因引入流行敬拜,而令崇拜分成传统与流行两个风格,两阵营彼此控诉对方缺点,「崇拜战争」由此而生。第六届崇基基督教文化节於三月十七举行「崇拜战争与教牧神学反省」圣乐讲座。前任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院长及音乐系教授罗炳良从教牧神学反思这场崇拜战争,以美国教会的反省作为借鉴,由传统回到圣经检视,为教会崇拜进行更新,建立有圣经信念的崇拜。

  罗炳良教授对华人教会不认识「崇拜战争」感到伤感,因全世界正激烈进行中,即使教牧知道战争存在也情愿分成两个聚会,不再认真讨论建立有圣经信念的崇拜,令教会分裂。他指,不少教牧因不谙音乐而不敢牧养音乐人,只着意有懂乐器的人负责带领敬拜,他举例问道:「让懂得乐器的初信者带敬拜,教会的属灵观从何以来?」

  他不讳言,崇拜战争的始作俑者是美国教会,从七零年代福乐神学院引起的葡萄园运动及小组教会,到近二十年巨型堂会相继出现,都造成教会四分五裂。但罗教授感到乐观的是近年美国出版了很多书籍反省崇拜战争的问题,他亦协助翻译首本中文书《超越崇拜战争:建立活力及忠信崇拜羣体》,以「教会是会幕」提醒信徒终会离开教会,崇拜应以深化教会未来为先,不应以个人喜好出发设计。他指崇拜亦是教牧丶教区丶神学院的必争之地,因为是教会最大的祈祷会丶查经班丶赞美队丶家庭团契与餐会,更是不少信徒唯一的牧养场所。

  罗炳良指,传统阵营控诉新潮阵营取用快餐式去满足消费者欲望,批评流行敬拜历史无知丶空泛丶肤浅,像电视流行曲台在祷告。但他指出崇拜设计应包括形式丶内容丶风格三方面,如形式包括宣召丶圣道礼仪丶圣餐丶差遣,是使徒的传统,内容按宗派而有不同伸展,他认为:「传统阵营真正批评的很多时只是流於对新潮阵营风格的不满。」

  新潮阵营则控诉传统阵营沈闷丶千篇一律,唱没有人懂唱的音乐。罗教授认为批评不无道理,又以传统阵营圣诗作例,内容多有不明白的古老字,修改後能使人明白。风格方面,他认为可以各从其类,但必须做到尽善尽美:「无论是传统圣诗还是流行,神学思想都要反省。圣诗不是唱一句经文就会,而是经过读经丶思想丶祈祷,以及与上帝的关系,才是真正的圣诗。」罗教授续言,崇拜战争的负面影响可能是失去历史,失去现代而失去福音机会,更重要是失去反省只制造假传统,令领袖筋竭力疲。但却同时产生正面影响,能推动敬拜由「传统」回到圣经检视,放下反智的假传统,就能有真正崇拜更新的可能。

  「二十世纪以来一直也有发生崇拜音乐战争,神学家各有不同见解。」罗炳良教授说,如四世纪安波罗修认为愈多愈好;彭保主教则认为音乐与希腊色情剧贴近,故愈少愈好;奥古斯丁却提倡要小心选择。到十六世纪,马丁路德认为音乐是恩典,所以愈多愈好;慈运理则认为音乐是邪恶的;加尔文认为要小心选择。他劝吁信徒从崇拜的方向进行思考,从宗派传统思考崇拜意义,想像十年後需要怎样的崇拜。

  罗教授指出,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原文意思是「你们如此崇拜乃是理所当然,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的模式,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他认为崇拜更新的基础是不凭自己方法,按上帝喜悦的方法更新。教会面对文化对崇拜的冲击时,应该学像基督,不单属於文化,更要超越和改造文化。

  罗教授亦鼓励崇拜要本土化,去除文化中反基督的元素,并考虑宗派的文化定位来更新,「崇拜可以各从其类,万物为祭品。我们应有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反省,但最重要是了解当中意义。若不能掌握意义却唱京剧,就宁愿不唱。」他又不讳言敬拜队经常为崇拜「度桥」,他认为不必要,即或如此也应有属灵观的考量,而非按自己口味。他期望有更多教会青年能认识崇拜学,即使弹着结他丶打着鼓也懂得真正的崇拜。罗炳良最後提醒崇拜的意义应优先於风格,两种风格混合在同一崇拜也不会影响意义。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