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情浓

2623 期(2014 年 11 月 30 日) ◎ 心灵絮语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人生难得遇上师傅,每一位师傅,都是恩师。

  《给任姐天国的家书》在开始时写下了这几句:「任姐,您这一走便廿五年了,虽然对您是那麼的牵掛……」是龙剑笙写给师傅任剑辉的《家书》,好像很简单的几句,但令人感受到很深的情感和思念。

  看《任艺笙辉念浓情》,锣鼓声响起前,先有一段怀念任剑辉女士逝世二十五週年的片段,包括读出《家书》。我曾经奢望龙剑笙会站到台上亲自读出《家书》,但细心一想,这样可能会影响演出的情绪,所以觉得阿刨(龙剑笙)会用录影或录音的方式,到播映时才知道是由一把男声读出(后来知道是顏联武的代言),当时很失望,并不是代言的声音不好,而是很期待龙剑笙的声音。我和身边一同看戏的朋友都有疑问:「為何阿刨不亲自读出?為何不找女声代言呢?」

  曲终人散后,仍然留下这两个问题。如此重要的一封《家书》,用甚麼方式去表达,阿刨一定想得很清楚。后来我在杂誌中读到这次演出的出品人丘亚葵的访问,他解释:「因為她(阿刨)不是在演戏。」我才恍然大悟。

  戏里戏外都是感情,就算自己可以区分台上台下的角色,也想画一条界线,将那份师徒情深的恩义珍藏心里。再想一下,觉得既然阿刨自己不读出来,如果由另一位女士读出,容易令观眾误以為那是阿刨的声音,倒不如由男声代言,大家就不会混淆。

  这次龙剑笙是伙拍两位年轻人演出,宣传时,曾有人用到「新人」二字,其实二人不算太新,但在前辈面前,就不免是新人了。阿刨分别与二人演出两个剧目的折子戏,谢幕时,阿刨挽着两位女主角的手出场,我有另一番感动。那是传承,是前辈带着后辈重演另一位恩师的戏宝。

  好几年前看《西楼错梦》,龙剑笙和梅雪诗谢幕后,师傅白雪仙也走到台上,然后拖着两位爱徒踏前谢幕,全场观眾站立。看戏曲,捨不得落幕,但落幕的一刻,看到师傅与学生的浓情,只想高声喝采拍掌回应。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