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杂忆

2623 期(2014 年 11 月 30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起了凉风!

  如今已到了冬天的季节,在香港一年四季是分不清楚的,勉强来说,让人们领会到的,只有盛暑炎热和冬季较冷以资分别,没有甚麼瑟缩奇寒的景象。只有的是披在身上的衣物稍作添加或减少,换上几件御寒的服饰,大都是顶多围上条脖巾便算。

  更有所谓二八乱穿衣,从没有怎样计较,往昔曾有「未食五月粽,寒衣不敢送」。现今实在太随便,从前都会看人穿著,所谓先敬罗衣后敬人,到如今经常进入殿堂的人物,未敢说是奇装异服,却叫人认為怪相,说是标奇立异,我行我素,其奈我何?

  政府行政有不同的部门,尤其是纪律部队都有他们穿戴的制服,各级都各不相同,以资识别。就以中、小学的学子们,各家学校的式样、质料各有不同,但每一家都有他们自己固定的样式。每天的早上或下午,上学与下课期间,街头上所见到的,一大羣一大羣密麻麻的少男少女混在一起,可是一眼就看得出他(她)都是学生,但都有各自不同的学校,各走各的从没有走错了的校门。

  衣冠是从前人的惯称,以前的校服,男孩子整套都是连上帽子的,如今很像少见了,似是愈来愈省。往昔各户人家都备有高高一台的衣帽架,现在已成了古董,往访戚友一到门口就脱下帽子,说是「免冠」,递给僕价让他们代為收好,离开时又再取回,出到门外鞠躬告退,再自己戴上。又是想当年,真有别饶一番滋味,换来一声哑然失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