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滴炼奶

2623 期(2014 年 11 月 30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转眼父亲已离世四个月了。

  一天早上,当我準备冲奶茶的时候,发觉淡奶刚好用完,我从厨柜取出一罐新的,用罐头刀在上面凿开两个小孔,然后把淡奶倒在容器里。这样做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看着爸爸开炼奶的情景。

  当我还是唸小学的日子,每天早上和临睡前都喝一杯炼奶,而只有在生病时才有机会喝瓶装鲜奶。每次用完一罐炼奶,总是由爸爸亲手开一罐新的,只见他用罐头刀沿着罐面切开,掀起罐盖,将奶倒进瓶子里。倒到最后一滴,他还用匙羹把剩餘的奶刮出来,再倒些热水进去,用匙羹搅几下,倒在杯子里,又是一杯热烘烘的牛奶了。

  想起那段喝炼奶的日子,家中还有一个手榨橙汁用的玻璃器皿,晶莹剔透,好像艺术品般放在橱柜的高处,只有爸爸才够高拿它下来。那个日子喝鲜橙汁比鲜奶还要罕有,一年才得一两次,每次爸爸兴之所至说今日有鲜橙汁喝了,我们几兄弟姊妹就兴奋莫名地拿着杯子围住爸爸。只见他先用刀子切开几个橙,然后把橙逐个逐个压在器皿上,待橙汁慢慢的流下来,我们在旁看得垂涎欲滴,静候魔术家般的爸爸恭敬地把鲜榨出来的橙汁倒在我们手上的杯子里。虽然每人只分得一小杯,但已是心满意足,喝完最后一滴还捨不得把杯子放下。

  不论是最后一滴炼奶,抑或最后一滴橙汁,对我们原来都是那麼宝贵。现在我们很容易喝鲜奶和鲜橙汁,让我们都懂得感恩,多谢那位连最后一滴炼奶都捨不得浪费的父亲。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