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与社会运动

2623 期(2014 年 11 月 30 日) ◎ 新闻捕手 ◎ 蔡志森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一小撮佔领者冲击立法会事件之后,有网台节目主持曾表示,若在佔领现场遇上警方清场,会立即掛上记者证;今时今日传媒工作者在社会运动上应有的角色和操守,实在有重新思想的必要。

  传媒作為现代社会的第四权,其实是被赋予了一些特权的,例如很多场合由於空间有限,或是属於閒杂人等不能进入的地方;因突发事故而临时被封闭的场所;甚至禁区,记者因為职务所在而需要在现场採访,警察及有关方面亦会尽力配合,以维护新闻自由,让传媒可以监察不同羣体的一举一动和言论。但记者不能既作為社会运动的参与者,有需要时又声称自己进行採访,以记者的身分作為护身符。

  过往未有网络记者及公民记者兴起的年代,如何界定记者的身分较為容易,主要看记者所属的机构日常工作与传媒的关係,如报章、杂誌、电视、电台,但在人人拿着相机都可以做公民记者,自己办一个网上节目都可以开咪做主持的年代,所谓记者的身分愈来愈模糊,加上亦没有任何可以审核自身专业资格和操守的公会,滥用记者身分以博取方便的情况愈来愈严重。若业内人士再不正视有关问题,日后因為採访问题而出现的磨擦,恐怕只会愈来愈多。

  作為一个前传媒工作者,笔者一直坚信,记者本身虽然无可避免一定会有自己对政治及各类社会问题的看法,但必须要让其他人有看得到的公正,就是尽量避免公开就一些具争议的社会问题表态,亦不宜高调参与一些社会运动,以免令一些与自己持不同立场的人对自己所属机构能否客观公正报道失去信心。倘若传媒人坚持要参与示威抗议,却在警方採取行动时摇身一变為记者,是荒天下之大谬。另一方面,一些自称為评论员的人必须明白,评论员虽然可以发表个人意见,但却没有免於法律责任的特权,评论员不等如记者,个人有鼓吹及参与社会行动的自由,但不应滥用记者的身分作护身符,不是所有声称是传媒工作者的人都可以享有受保护的採访权的。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