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实的十字架

2611 期(2014 年 9 月 7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位处调景岭的灵实医院,最近重开了院内的礼拜堂,这座美丽的小教堂原来已经有五十多年歷史,乃昔日创办灵实的挪威籍女宣教士司务道教士的心血。今天你在将军澳市中心往山上眺望,你不难看到这座礼拜堂;若在晚上,你更加容易见到那有一个三层楼高发光的十字架。

  司务道教士於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到香港,选择在荒芜的调景岭(那时还叫「吊颈岭」)开展她的医疗服事,专门服务居住在那里的难民。司教士宅心仁厚,她看到当时一批一批从中国内地来港的难民,沿着将军澳山脚盖搭一幢幢简陋的「房屋」,他们有老有少,有残废、瞎眼、患病的;於是她一手创立了「将军澳区医援会」(后来改名為「基督教灵实协会」),以肺病诊所的形式服事当地的难民。

  司教士不单是传道人,也是一位护士,她对病人体贴入微,视之為自己的儿女。她甚至不怕被病菌感染,常亲吻那些患有肺病的儿童,而对成年人总是双手环抱,為他们祷告。她最喜欢唱一首儿童圣诗,歌词反映出她的信念和心声:「耶穌喜爱一切小孩,世上所有的小孩,不论红黄黑白棕,都是耶穌心宝贝,耶穌喜爱世上所有的小孩。」

  未几司教士着手兴建一座小教堂,竖立在调景岭的小山丘上,教堂有一个三层楼高的十字架,晚上发出光辉,是当时附近一带海域导航的指标之一。今天许多教会在闹市的大厦天台竖立霓虹光管的巨型十字架,结果成為「光害」;而灵实礼拜堂的十字架是在漆黑中发出柔和光辉,这乃出於谦卑和关爱。

  香港不论是基督教会抑或天主教会都办有医院,但能坚持理念、不向五斗米折腰的不多,许多教会医院已沦為富人病院,或是私家医生搵银的地方。今日重到将军澳区,在将军澳隧道附近的山丘上看到这个发光的十字架,看到仍有这麼一小撮医疗工作者择善而固执,这份精神值得敬佩。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