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恩仇战未停」讲座
从客观歷史作神学反思

2611 期(2014 年 9 月 7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由德慧文化及香港圣公会诸圣座堂合办之「以巴恩仇战未停」第二讲,已於八月二十八日举行。香港中文大学基督教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崇基学院神学院客席助理教授任志强博士再次提醒基督徒不要忽视时代论对自己的影响,因在主流华人教会聚会无可避免会接触到有关说法。他希望从客观中东关係歷史出发,引导信徒对土地应许及上帝选民身分等问题作神学反思。

  圣经时代巴勒斯坦地本属以色列国境,南北分裂后犹太人流亡后再回归。一世纪该地為罗马帝国版图,但公元六十六至七十年犹太人起义失败后,耶路撒冷被剷平,犹太人被驱逐离开,到北非、埃塞俄比亚、西班牙、中国开封等地,形成了流散犹太人(Jews in Diaspora)羣体。任志强博士指犹太人至今仍散居各地,经歷通婚、文化同化等:「他们整个种族、文化面貌、血统都经歷巨大变化。但却非常重视自己的犹太身分,以及文化和宗教传统。」至经歷纳粹德国屠杀,他们始质疑上帝,不再认信阿伯拉罕、以撒的神。

  流散欧洲各地及北非的犹太人受到排斥和迫害,特别被基督徒羣体排斥,甚至被烧死。任博士认為犹太人由旧约至今,在各地被迫害的遭遇,造就了他们非常强烈的自我保护心态:「他们有共同被驱赶、被迫害的经歷,集体潜意识都有被害的恐惧。他们觉得如果睡觉、坐车时不拿着枪,随时会被人杀死。」他认為代入歷史,可以明白他们今日為何长期活於恐惧,也有「打死不会走」的心态。十九世纪中叶,欧洲「政治反犹运动」迫使犹太人逐渐回到巴勒斯坦。二十世纪初,聚居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渐多,与当地阿拉伯人矛盾渐生,偶生冲突。最后他们自组凡物公用的小社区「公社」(Kibbutz),民选社长、制订议程,形成数百个雏形小政府。

  犹太人最终目的是建立可以让他们生活的国家,他们与世界列强谈判在一战后分一席位。战时英国外交部发出Balfour Declaration,表明支持犹太人建国,但要求不能歧视非犹太人(即当地阿拉伯人),并要给予他们有同等公民及政府权利。战后,国际联盟将巴勒斯坦土地判予英国管辖,但英国对阿拉伯人要求立国的态度曖昧不明。

  二战后,不少欧洲国家都支持以色列建国,另一边阿拉伯人积极筹备建国,令以色列人、阿拉伯人、英国三方间不和。联合国曾出面处理分地问题。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以色列单方面宣布立国,周边阿拉伯国家即时宣战,战火不断。以色列终在一九六七年「六日战争」夺取约旦河西岸及戈兰高地,拥有耶路撒冷全城控制权及制空权。以色列曾谈判言和,但埃及总统沙达答应和解、以色列总理拉宾签下《奥斯陆协议》后均被行刺,任博士直指:「无论阿拉伯国家还是以色列,国内都有极端份子觉得不可与敌人讲和,不能出卖民族。」以巴问题的死结,争取圣城耶路撒冷作為首都,始终无法解决。

  一九六四年流亡在外的巴勒斯坦人,在突尼斯成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以建立巴勒斯坦国,及武装消灭以色列為目标,又於一九八八年宣布立国,定都耶路撒冷。二零零七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举行全民投票,被视為恐怖组织的哈马斯大胜,美国、以色列、西欧多国难以接受,对当地加强封锁管制。任博士说:「难题在於哈马斯是以色列在八十年代,為了抗衡当时令她头痛非常的PLO 而刻意培植。」

  土地应许谁属 选民身分非特权

  任博士从土地应许及选民身分的问题,带领与会者进行神学反思。他问:「现代的以色列国是否能与希伯来圣经中的上帝选民完全等同呢?」他指若答案是「否」,那等於圣经中有关以色列应许等事情,都与基督徒、以色列无关。他续提到上帝与亚伯拉罕所立的亚伯拉罕之约(Abrahamic Convenant),应许土地给其子孙后裔。任博士提醒,「除了以色列人之外,伊斯兰教也是奉亚伯拉罕為祖宗的,那麼,土地的应许是否也跟他们有关?何况,即使以色列人是土地的主人,而巴勒斯坦人是寄居的,他们就更不能忽视《五经》里面『要善待寄居者』的诫命,上帝提醒以色列人曾寄人篱下、受过压迫,因此要将心比心,不能压迫寄居者。」

  他续问,若认為现代以色列人就是上帝选民,「上帝选民」身分是甚麼意思?他不讳言大部分人都对「上帝选民身分」有误解,以為是特权,他指:「若翻查圣经去看,差不多可以说上帝选民身分是与特权无关,而是责任问题,是非常沉重的代价。」他解释,由摩西五经到先知书都强调「拣选你成為世界之光」,选民的责任是成為上帝在世的「示范单位」,让人看到跟随上帝的人的样式,也有责任将人带到上帝面前让人认识,但以色列人并没有扮演此角色。

  任博士指,过去百多年教会信徒羣体受时代论的影响,将上帝最终极救赎与今日以色列国完全掛钩,问:「上主最终的救赎,就是為了生理上的以色列(Biological Israel)?基督来到世间受苦,承担罪孽,整个救赎工作的最终目的是甚麼?」他说:「以我对圣经正典有限理解认為,这是不妥当的看法。」他指今日有些对中东政局的看法是不合逻辑,与二千年基督教歷史教导不符。他盼望信徒可以多认识圣经和歷史进程,作出合理的判断。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