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廿五年

2597 期(2014 年 6 月 1 日) ◎ 生命故事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去过越南一次,是去胡志明市。是一九九零年。那时我是财经记者,商业机构邀请香港传媒去看越南的商机和旅游发展。当时最深刻是西贡河的景色和那家泊在岸边的船上酒店。市面的热闹气氛是很吸引的,看到新兴城市的活力,到处是电单车,过马路不容易,而市内的法式建筑则令城市充满迷离的歷史感情。

  当时我未听过有朋友去过越南,我带着很多好奇心去到这个城市、这个国家,感觉很好的。那年代当财经记者,几乎每次去任何商贸场合都要问这类问题:「六四事件怎样影响经济和商贸?」「怎样影响中国经济?」到后来,就问:「如果美国撤销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MFN),对中国和香港有甚麼影响?」

  新闻界一方面採访六四事件之后的政治、经济影响,另一方面也陆续留意新兴的经济的地区。我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前往越南的。当时大家关注的问题都消失了,但歷史的伤口还未癒合。

  六四事件二十五週年前夕,又遇上越南排华,很多情感纠缠一起。我间中听到电台播放民运歌曲,包括《血染的风采》这首歌曲。这首歌创作於一九八七年,陈哲作词,苏越作曲,据说是為了纪念在一九七九年中越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士兵而写的,原唱者徐良是解放军,曾参加中越边境战争。我们最熟悉的版本是由王虹主唱。这首歌从纪念牺牲的士兵到纪念牺牲的学生和民运人士。我不知道唱歌如何疗情,也不知道这首歌可否医治歷史伤口,但每次听或唱的时候,情绪都被牵动,大家的情感也连在一起。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哀歌不易唱,像针刺入心,要忍痛去唱。藏在心里的情感未必可以令人明白和理解,我们曾经一起倒下,但仍然可以低吟或高歌,可以一起永久的期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