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洲旧忆(下)

2597 期(2014 年 6 月 1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兴高采烈的一天,也是指定的那天,大清早就锣鼓喧天了,港外线的输艔,每回都载满了乘客,兴冲冲的闔家或结队而来的人羣,可说是头班开始,直到中午时分,全挤满了人,这是重头戏登场。

  据岛上主其事的人,自詡為特色的「飘色」,却是从国内因袭而来的,我们这一辈老人家,早在广州、佛山、番禺沙湾看过不知几多次,每一檯製作,分由三、五岁的童男童女做主角,上下两层,扮演一些故事人物,浓装艷抹,身悬在固定的铁架,给人抬着通街走。由扮戏到巡游完毕卸装,少说也好几句鐘,烈日当头或是风风雨雨,苦涟涟的,路边两旁的人在欢呼,笑声中知否孩童苦况。

  三天的所谓盛会,压轴戏是抢包山,一锤鐘响,几十名壮汉一涌而上,当年只有男子汉参与,全不设安全设备,几年前发生包山倒塌,伤了几个人。如今立例参与者都需经过训练、遴选,人数有定又加上几位女士,但都有安全的措施,成了一种运动。

  半个世纪过去了,偶尔到长洲半日游,可说是面目全非了。首先船一靠岸踏足其间,便有设档招徠的度假屋、小别墅的摊档,转入内街增设了不少酒吧,街头又见华洋杂处,听说多了不少的异国人士入住长洲,遍走几条街道,已遇不着从前的坊眾,既往的知名茶楼、食肆,只有在记忆中。

  人生是过客,点滴的留痕,犹喜地形依然,轮艔上远眺还留旧识,可惜已无「客从何处来」的童声?独个儿漫步街头,不禁聊起一阵哑然失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