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眼泪

2595 期(2014 年 5 月 18 日) ◎ 生命故事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和艾诗蒂拉倾谈时,无意中讲到自己发现甚麼物件有一些污跡,后来才知道是眼泪的痕跡。她随即告诉我,她儿子的小提琴就有泪痕,因為小朋友被迫练琴时,间中会一边拉琴弦一边流泪。我听后觉得心酸。哭着练琴已经凄凉,乐器还留着泪痕,连乐器也伤感起来。

  以前常听到这句说话:「人不伤心就不会流泪。」后来才发现,伤心的人不一定有机会流泪,有时,太伤心也不懂得流泪。可以流泪就好。我遇到小朋友哭喊,无论是甚麼原因哭喊,我渐渐学会了不说「不要哭」这句话,有时还会告诉对方,尽情喊吧,伤心就会喊,喊完就会好一点。

  总希望喊过之后就会好一点,因為眼泪可以释放感情,感情被释放后,人也容易得着治疗。那天在突破青年村参观了一个题為《释泪》的摄影展览,就是关於「流泪和释放」,是自由摄影师梁凯俞Jay的十五幅的摄影作品。十五张人像的黑白照片,相中人流着眼泪,好像只有一幅是欢笑地流着眼泪,其他都是伤心、痛楚或迷茫的表情。

  摄影师不单止用镜头来捕捉流泪的片段,同时也在聆听伤心人的故事,伤心人重述伤痛的歷程,藉着坦荡荡的分享、诚实的呈现,心灵得着「释放」。这个摄影展也希望让大眾关心和留意情绪病患者的困扰和需要。

  其中一位相中人有这样的分享:「同一件事,讲一次,喊一次,再讲再喊。情绪到,眼泪流,形式上没有分别,但每次流眼泪,我也会有种莫名的安慰。我庆幸,时间没有把我的故事冲得太淡。我庆幸,我还有抵抗负面情绪的本能反应,所以,於我而言,『流眼泪』其实亦悲亦喜。」

  在展览长廊中,我来回走了几遍,相中人的伤痛抓住了我。我仔细看每一双流泪的眼睛,看脸上的眼泪,眼角的泪光。我凝望他们双眼,就算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也可以感受他们的伤痛,我眼中也充满泪水。摄影师用三年的时间累积人家的眼泪,最后也释放了长廊中陌生人的眼泪。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