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汇的背后 — 探讨香港社会和教会当前的处境

2569 期(2013 年 11 月 17 日) ◎ 教会之声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语言是有生命力的。上帝用语言来创造世界。语言又可具杀伤力,像魔鬼以上帝的圣言试探耶穌。所以,语言可以立己立人,也可以害己害人;可以是和平工具,也可以是杀人武器。不过我们对日常使用的一些基本语言,却少有认真思考其中真正意义。我们经常所说的词汇如「自由」、「民主」、「公义」、「和平」、「爱」、「暴民」、「极端分子」、「恐怖主义」,以及「人权」等,这都是人际间十分重要的关键词(keywords),但却少有追问语言的来源和意义及明察使用者的个人文化、政治及宗教动机。大多是一看自明,视為标準并加以认同。结果是我们陷入语言危机中。这就是爱德华.萨尔德 (Edward S. Said)所说的「东方主义」。这词是指到西方国家怎样利用西方语言对东方国家进行思想洗脑的工具。王逢振引萨尔德的话说:「简言之,东方主义是西方对东方统治、重构和施加权威的一种西方的风格或方式。……如果不将东方主义作為一种话语方式来考察,人们就不可能理解欧洲文化支配东方的庞大的、系统的戒律,正是通过这种戒律,欧洲文化才得以在啟蒙运动以后从政治上、社会上、军事上、意识形态上、科学上,以及想像上控制—甚至创造—东方。」

  换句话说,东方主义的文化语言构成今日不少亚洲及中东国家成為西方文化模式的社会。菲律宾和南非就是例子之一。因着西方文化及宗教的再造,把他们原住民的文化和宗教都灭尽了(他们的原住文化及宗教不一定就是有违基督宗教教义的,相反,他们有些地方会比后现代的基督宗教、文化或道德观念更為崇高和有意义)。查实,大量政治统治的事实依赖於合法化语言词汇。这些语言词汇决不是装饰性的,也不是无能的、抽象的上层建筑话语。相反,东方主义是一种文化观念领域的基本特徵,它產生出一系列进行干预的戒律,包括经济、政治、宗教、管理、甚至军事等各个方面。

  对基督新教来说,我们有受到西方基督教的东方主义所影响吗?我们常掛在口边的关键词,如真理,公义,和平,爱心等词汇,有多少是曾经认真追问过其中的真正意义?现时我们不断使用神学及教会词汇,甚或是神学教育课程和教育制度及视野,会否只是当日西方教会加诸在华人教会的东方主义?这样的合法性和客观性有何根据?这是我们所当关心的,特别是一些具有强烈的西方基督教文化及政治色彩的词汇,如自由、和平、公义、博爱等,又是否需要先行寻求双方或多方的沟通共识,然后才进行抗辩和行动?不过,我们又可以有能力对这些基本的言词袪东方主义化,作出清晰分辨而寻到自己的定位吗?想这会是我们当前社会和教会,特别是神学教育当前所需反思的。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刊】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