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悠悠

2567 期(2013 年 11 月 3 日) ◎ 心灵絮语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向不爱看科幻片,所以迟迟不去看《引力边缘》,对这齣太空电影并不抱期望,却原来是可堪咀嚼的好电影。

  杰出的医学科技工程师史东博士跟着资深太空人麦特,一同进行她首次太空穿梭任务。电影开始不久,灾难横空而降,穿梭机被衞星碎片击毁,史东和麦特飘流在漆黑无边的宇宙中失重打转。他们跟地球失去联繫,失去获救希望,而每一次呼吸都在消耗仅餘的氧气……

  当麦特发现身上太空衣的燃料将尽,肯定无法活着返回地球了,他告诉史东必须设法飞往其他国家的太空站,利用人家的后备太空舱才可望返回地球。然后,他断开跟史东连繫着的救生索,飘然远去,剩下孤伶伶的史东,流落在广袤无垠的茫茫宇宙中。

  当史东博士回到太空舱脱掉笨重的太空衣,一个人在失重状态下蜷曲着身体漂浮时,就像婴儿卧在母腹内那样,导演提醒我们,从亙古以来,人,是无可避免孤独的。那一刻,不禁想起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愴然而涕下。

  最后,史东终於进入中国製造的神舟号太空船,当她慌乱地猛揭那救命手册时,她喊着:「我不会祈祷,我不会祈祷,我从不曾学习祈祷。」是的,篤信科学看重理性思考的科学家,很多都不愿意相信天地间有神,惟有谦卑地看到自己限制的那些人,才会放下骄傲,学习倚靠和放手。

  影片结束,最縈绕我心的,是飘流太空孤寂地等待死亡降临的麦特。没有信仰,天地悠悠,生命一点一点流逝,最后回復為一颗微尘,归於无有,如此终局,岂不哀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