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罗马帝国处境
重塑耶穌社会形象

2567 期(2013 年 11 月 3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背金句文化」流行於华人教会,信徒不知不觉抽离文本脉络,忽略前文后理,无视歷史情境,甚至将后世教会教义思想读进福音书中,令圣经内容无法与现实世界对应。由德慧文化主办之「耶穌、福音与社会」课程已於九月十七日至十月十五日一连四堂举行。香港浸会大学宗哲系兼任讲师任志强博士以保罗新观带领会眾回到歷史现场,从当时目击者及福音书早期读者的歷史处境重新理解耶穌当时其实是甚麼回事,又对今日华人教会留下怎样的啟示。

  耶穌时代由希律家族治理,当权者以剥削压迫驰名,在歷史背景底下任志强博士提醒:「大部分人忽略了耶路撒冷圣殿当时不单是宗教场所,更是巴勒斯坦犹太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权力核心,好比今日的联合交易所。」由政府委任的大祭司阶层是腐败的权力结构,政教勾结严重,大祭司為利益大徵圣殿税,更向交不起税的基层强制借贷,基层人民因此欠债纍纍。

  他续指「福音」一词来源於希腊语「euaggelion」,是指一道由皇室或当权者发佈,公告天下的好消息,有时会带来特赦、宽免税收等,说:「所以说耶穌出生是福音,是颠覆的行动,也是希律王和全城的人都不安的原因。」福音指的是上帝的国将要取代罗马帝国,更与残暴、压制、剥削的罗马帝国截然相反,他认為:「耶穌不是為我们而死,而是為全世界的罪孽而死。」

  居於被欺凌之地 治病控诉不公义

  圣经中常强调「加利利人耶穌」,任博士指出加利利是备受罗马帝国忽视、鄙视、践踏欺凌之地,当地聚集赤贫的人、罪犯、无家者等,也是反权威、反罗马、抗拒耶路撒冷的温床。耶穌受试探、八福、主祷文等,都是贴近当时人民受压榨的处境而写,例如主祷文提到的「恶者」,当时人明白指到罗马兵、官员、凯撒大帝等权贵。

  「耶穌到处治病,是对社会不公作出抗议。」任博士说,巴勒斯坦一带因资源分配倾斜,导致边缘羣体患病人口眾多。在古代中东,患病的人会失去经济能力,割离社会网络,耶穌治病是怜悯弱者,回復他们的基本经济能力,重返社会,同时控诉不公义的经济政策。

  他续解读四卷福音书均有记载的「山上筵席」(或称「五饼二鱼」),指出并非单单记载餧饱数千人。当时逾越节近了,经济好的人都上耶路撒冷献祭庆祝,留在加利利的均是没有经济能力,或不被欢迎进耶路撒冷的人。耶穌留在加利利与数千个无处可去的加利利人一同擘饼,他解释:「擘饼在犹太文化中,是确认彼此关係、确认同属一个羣体的行动,耶穌的此举是确认他们在上帝国度里有分,他们亦因此而认定耶穌是先知。」

  进城挑战权贵势力 以比喻斥责大祭司

  往后,耶穌在凯撒利亚腓立比首次正面确认弥赛亚身分,任博士指出该处是敬拜诸神的希腊罗马宗教重镇,耶穌的举动甚有向宗教、政治势力挑战的意味,他比方说:「情况就如今日神学院老师或教牧,在车公庙门口祈求上帝临在一样。」耶穌随即谈到信徒要背负十字架跟随祂,是因祂知道有权势的人一定会令祂惨死,着信徒有心理準备会被钉十字架。

  耶穌在世最后阶段选择「直捣」耶路撒冷,以王的身分进城,却骑着驴,任博士说:「这是来个令人抓头的逆转,颠覆大眾对王者和权力的想像。」圣经又记载围观的羣眾不断喊叫「Hosanna(和撒那)」,他解释很多信徒误以為是欢呼的意思,但原文是指到「来救我们!」呼求拯救的意思。

  「耶穌走进圣殿大骂贼窝,他嬲怒的不是买卖和兑换的人,而是祭司长和文士,经文也显示他们知道自己是耶穌针对的对象。」任又指耶穌随后连续说了几个比喻,都是明显地冲着圣殿权贵而来,例如兇恶园户不卖园主的帐,园主多次追债不果,最后派出儿子希望能收回欠债,园户最后竟谋财害命,「耶穌是在说自己,上帝曾差派歷世歷代的先知提醒权贵,最后派耶穌来,却被钉十字架。」任博士总结说,圣殿事件是耶穌代表上主审判圣殿权贵的象徵行动,斥责他们造反,窃据让万民认识上主的地方。

  他多次强调:「耶穌是政治犯的身分而死,被看待成反抗罗马帝国的人,是非常残酷、血腥地惨死。」故此,在当代人及早期信徒感到难以解释他们的信仰,保罗也花了很大气力去承认相信一个政治犯是神。

  復活夺回话语权 吁教会重繫社会

  当权贵以為耶穌被钉死是大结局时,祂的復活成為最后发言之后的终极言说,带来形势大逆转,让帝国强权和宗教权贵失去最终话语权。耶穌甚至挑战世俗成规的底线,用当时不能做见证人的女性来见证自己復活,「在福音书的復活叙述里,首批知道耶穌復活的见证人却全是女性。」

  任博士直斥:「今日大部分香港、世界华人教会自己画地為牢,把自己困在四道墙内,二十世纪开始大部分教会都变成基要派、分离主义,远离世界,其实对物质不认真是不相信道成肉身的显示,耶穌也对世界认真得很。」耶穌降世的福音,不单是要人相信祂死而復活,更是要个人、羣体实践,冒着生命危险将印记带到世界,让社会上勾结强权的势力失去最终发言权。但任博士明白改变教会需要进程,也会引来一定的冲击,呼吁说:「我们要支持任何令教会转变的行动,重新思考教会与社会的联繫,因為忍无可忍的时候已过了很多。」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