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果飘零到灵根深植的华人教会

2563 期(2013 年 10 月 6 日) ◎ 文林 ◎ 李秉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感谢主和教会的厚待,得享半年的安息假,远走南半球的超级大陆—澳大利亚洲(Australia)。栖身於南澳近海的阿德莱德(Adelaide),一片寧静的土地,多见草见羊见人;一个远离大中华政治纷扰的城市,既没有保皇建制派的嘴脸,也没有逢中必反民主派的喧嚷,那西环垂帘治港之忧惧也一扫而空;中日钓鱼台岛之机舰角力,中菲南海的台面较劲,也未搏得本地电视新闻的关注。却处处遇上来自四海的华人,老中少三代竟会聚首一堂,两文三语无阻滞地齐发不止。这是甚麼美地?怎会有如此和谐的美境?

  全世界有华人集居的大城市,就有唐人街(China Town),从伦敦(London)、多伦多(Toronto)、洛杉磯(Los Angeles)、奥克兰(Auckland),到悉尼(Sydney),皆以树立「唐人街」的牌坊為荣。只因承泽百多年前往金山掘金却多客死他乡的老华侨之福荫,无论是旧金山的美国三藩市(San Francisco)、加拿大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的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或新金山澳洲的墨尔本(Melbourne),皆留下了他们血汗的功勋。走进唐人街,小商铺林立两旁,多是中式餐馆,小型超市次之,当然还有「买手信」的礼品店。买卖之声,此起彼落,就是不闻颂扬上帝的福音。

  近年因着祖国的大国崛起,中华文化随经贸大船得以跨远洋、过大海,登陆了七大洲,进驻了数百大中城市,「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纷纷掛牌立堂。时光逆转四十年,当年「批林批孔」的盲从与斗争,早知悔悟,如今更改弦易辙,推动「和為贵」、「和而不同」的儒家理念。唐君毅有知,当可舒怀吧!一九四九之后的那些年,他眼见中华文化将「花果飘零」所发之悲鸣,该可销声(fade out)矣!学堂里,「波、婆、摩、科」之声发自无数的洋脸洋嘴,还见他们发劲地一点一划、一横一直地学写中文方块字。「孔子学堂」招生的对像不是黑眼睛黑头髮黄皮肤的龙的传人,甚至也不是自称「香蕉」(黄皮白心)的ABC(America/Australia Born Chinese )。我见的美地是基督的教会,匯集了各地的华人,用他们的方言歌颂上帝的荣美,用他们的文字学习圣经的真道。他们共有的遗传基因,除了炎黄子孙的血脉印记,还有对全能父上帝的信仰(faith)和誓约(covenant)。

  华人教会(Chinese Church)遍及全球,不单大都会,连人气不多的加拿大草原区(包括Manitoba, Saskatchewan和Alberta三省)上的华人餐馆,中东杜拜(Dubai)的龙城(Dragon Mart),皆不难寻见他们的足跡。只要有华人落户、生活及繁衍的地方,有名无名的传道者就会在他们中间传颂独一上帝的信仰和耶穌十架的救恩。先是一个一个查经班的开设,或在餐馆,或在慕道者的家中,继而或借用洋人的教堂崇拜,甚或集资把工厂货仓变成基督的教堂。他们活现了以赛亚先知企盼一见的新事:「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赛四十三19)其中我认识的,有三藩市的硅谷匯点教会(Crosspoint Church of Silicon Valley)、悉尼的天恩华人长老会(GracePoint Chinese Presbyterian Church)、墨尔本的美城基督教浸信会(Mitcham Baptist Church),和阿德莱德的澳亚基督教会(Austral-Asian Chinese Church)。

  这些华人教会有一个相似的成长脉络,先是香港信徒传道开基,台湾信徒接踵而来,近年最多是中国大陆的学生和移民家庭。老一辈讲广东话,成青多说国语/普通话,最年幼的下一代则善用英语。一间基督的教会,匯集三地炎黄子孙;一整天的主日崇拜,三语齐用,颂扬之歌悠扬,圣经之道传承。

  假如有一天,你移居海外,紧记要找着一间信仰纯正的华人教会。你和你家在那里会听到熟识的乡音,感受到亲近的文化,体会四海皆兄弟之关怀,更重要是上帝就在那里,等着遇你相遇。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