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鸟观星

2561 期(2013 年 9 月 22 日) ◎ 生命故事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开会时大家将话题扯到如何安排休閒生活和兴趣,有人说观鸟很好,有人说抬头就可观星,所以观星容易。本来毋须比较,但我还是插嘴,说观鸟比观星容易,因為香港到处都是雀鸟。

  会议之后,我一直想着观星观鸟的事情。抬头要看一颗两颗星,或一隻两隻鸟都不会太难,但要追看心中的那颗星或甚麼鸟,有时却又要很多工夫,我真有点后悔说了那样的话。孰易孰难根本不重要,而是那份热情可贵。

  据说观星迷期待已久的光科网彗星正逐渐靠近地球,十一月中,身在香港也可肉眼看到这颗光度如金星的彗星,预期最理想的观星日子是圣诞节前后,这是十六年以来再次可在港目睹彗星的机会。每年有不少彗星被发现,但肉眼看到的十分罕有。上次在香港能凭肉眼观赏彗星,是在一九九六年和九七年。当时我在神学院进修,预计彗星经过的那晚,很多同学走到天台守候,我曾在睡梦中挣扎过起床,结果还是放弃了。我也很渴望看到壮丽星尘,但据说一切变幻莫测,还是要看运气。

  至於观鸟,要有毅力和魄力之外,也是要讲运气的。我曾经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最喜欢是那种意想不到的偶遇。早前行山时,在半山的学校区附近,竟然在两三米距离的行人路栏杆上,看到一隻黑脸噪鶥。「黑脸仔」不是罕有,不怕人,会留在地上或近地面的地方,又因脚爪略大可以轻易抓着栏杆,所以栏杆上的噪鶥并不罕见,只因我第一次看到那种彷似站岗检视的姿态就很有意思。

  马克.欧柏马西克在《观鸟大年》中,写三个观鸟狂热分子如何在一年内疯狂竞逐观鸟大奖。他写书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对「迷恋」更感兴趣,同时又开始被三人对鸟的热情感染。「他们对人生的热情深具感染力,他们坚不可摧的乐观精神如此诱人,令我难以抗拒。我心悦臣服,入乡随俗。我成了鸟迷。」迷上一件事情或一种兴趣,有时是可怕的,但那种啟动生命的力量又确实可以令人满心振奋。追星观鸟都让人振奋,因為可以让你看得更远,看到更美。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云彩见证】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