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话是岭南百越民族语言和中原汉语的混合体

2559 期(2013 年 9 月 8 日) ◎ 译经随笔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回归中国后,中文成了官方法定语言,实际上这个中文是指粤语发音的中文,包括用汉字书写的粤语。香港不论公共场合或公、私务,多以说广东话為主。為甚麼广东话能够在香港独当一面,甚至散播到全球的唐人街呢?相信主要原因是香港曾有一百四十多年的时间给英国人统治,助长了本地方言的优势,蒂固根深的地位从未受到标準汉语—普通话的挑战。

  其实一九四九年之前,中国方言在各省各地流通,活力充沛,尤其上海话在全国最大都会称霸一方,所以当时在十里洋场出生长大的宋家三姐妹,只说上海话和美式英语,而不太会说当时北京官话。据周联华牧师向笔者透露,宋美龄所说的国语,其实就是将北京话用上海话腔调发音。笔者也曾,到翠亨村孙中山的故居,听到国父用北京官话演说的录音,亦是带有浓厚的广东腔。可见一直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鲜有说标準普通话,近一、二十年的领导人可算是例外了。

  语言学家在研究中国方言时,尤其粤语,对其渊源还有存疑。一般认為这是中原汉语的分支,因為粤语很多用词源自古汉语,不少字及其发音反映了古汉语系统。不过学者也发现,粤语竟然拥有不少古代岭南百越民族语言的成分,这些民族是今日的黎、壮、侗、瑶、畲、苗等族。笔者记得负责泰北苗语瑶语圣经翻译,听译者阅读这些语言时,惊闻很多声调和用词竟然多麼近似广东话!换句话说,广东话和岭南少数民族语言,比和北方汉语,更加相近。

  笔者再去求证,果然发现方言专家也承认,粤语有些句法与少数民族语言一致,反而有异於标準汉语。例如广东话后置修饰词,说「食饭先、食快啲、畀晒佢、肥得滞、高过头」,有异於汉语的「先吃饭、快点吃、全给他、太腻了、太高」,反而与壮侗语相同。粤语还有一些使用频率高的核心词汇,例如表示「这」的「呢」音,壮侗苗瑶语也有这个相同的字;还有「痕」(痒)、「冧」(倒塌)、「揼」(跺脚)、「擙」(摇晃)等,都与壮语吻合註。故此有学者认為,粤语保留了古百越语言的底层成分;笔者甚至认為,也许粤语就是岭南百越民族语言和中原汉语的混合体。

  (註:本段落资料来自中文维基百科「粤语」条目)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