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月学做人

2559 期(2013 年 9 月 8 日) ◎ 世说新语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新学年今日开始,中学生的精神健康状况不容忽视⋯⋯发现有抑鬱徵状的中学生人数较去年上升近七个百分点,至50%,即每两名中学生就有一人出现抑鬱徵状。」 《明报》2.9.2013

  香港近年多了许多匪夷所思的调查研究结果,例如说香港有将近一百四十万贫穷人口,有三成中学生没有暑期活动,以至有一半中学生出现抑鬱徵状。

  据负责此项调查的学者指出,中学生出现抑鬱及焦虑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倾向以负面方式思考,建议当然又是期望学校加强了解及关注学生精神健康。

  坦白说此类调查研究很大程度上属自说自话,多犯上循环论证的谬误,无助於解决问题。香港有逾百万中学生,如果真的有接近一半出现抑鬱症候,即是有五十万人有精神困扰,这数字简直不可思议。

  但退一步看,说十多二十万香港中学生有抑鬱或焦虑徵状,大抵也符合事实。其中一个原因,其实跟他们的居住生态环境有关,就是多住在新建的屏风楼,举头看不到天空,更加看不到月亮。

  六、七十年代以前的香港人一样生活迫人,莘莘学子也要应付升中试等的沉重压力,但那个时代人们入夜之后,可以到天台透透凉,看看天上斜掛的明月,即学到一点做人的道理。

  月亮盈亏不已,盈了又亏,亏了又盈,循环不息。今晚明明是满月,但过不了几个晚上,它就变了半边月,而且仍要变亏,成為蛾眉新月。以前的人举头望月,不单止有助低头思故乡,也会悟到人生的命运起跌,悲欢离合,就懂得从一个局外点去看,待人处事不会心急,也不被眼前的得失顺逆所困,这就是一种修养。

  近二十年香港佈满屏风楼,加上光害污染,年轻人也常低头看手机,再没有赏月看月的閒情,因此也失去这份修养,多了抑鬱焦虑,实属必然。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