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讲难讲的话

2552 期(2013 年 7 月 21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星期一中午时分,因為要到金鐘办一点事务,我乘地铁到了金鐘站。脚伤初癒,我选择到月台前方乘升降机到车站大堂。在升降机前排队的,有另一位女士和一名穿校服的男生,男孩看来是高小年龄。

  小男生正和一名更小的男孩子在说话,那是一个幼稚园学生模样的可爱孩子。升降机到达,眾人鱼贯进入。小男生转身向外挥手,门外的小小男孩也在挥手,在升降机门缓缓关上的时候,大声说︰「哥哥,拜拜,我爱你。」

  我和另一位女士乐得笑出声来,女士对小哥哥说︰「你弟弟常常都是这麼可爱的吗﹖」小哥哥又是靦腆又是骄傲,笑着点头。

  一天能够遇上一遭这样美好时刻,足以照亮一天的光阴。那小小男孩独自留在月台范围,猜想一定有照顾的人在附近,他不但安全感十足,我最佩服他能不害羞地表达感情,那是多麼难得的质素。真要向教养他的父母脱帽致敬。

  对中国人来说,「我爱你」和「对不起」是很难学会讲的两句话,尤其是男性。不要跟我说甚麼传统文化之类的借口,活在廿一世纪,人际关係以至公共范畴都有不同的要求,不可以用文化甚麼的推搪过去。我说,堂堂一个大学教授,公开骂人是狗,之后一直没有道歉,不但叫人对他的人格存疑,连带对他的学问也有保留—要读何等圣贤书籍,才可以没教养至此﹖不要跟我说甚麼传统文化了。不会说这两句重要又难说的话,人生肯定有很多波折呢。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