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孩子

2548 期(2013 年 6 月 23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亲友告诉我她女儿班上的事情︰有一位同学老在上课时与同学谈话,老师给她一张正式的警告备忘,要求她专心上课。那备忘需要家长签名确认收到,原意是藉此家长知道子女在校的情况,得以沟通教导。结果那位同学的家长约见老师和校长,说,据她女儿所言,她没有在课堂上谈话,所以是老师诬告学生。

  这是发生在美国一所学校的事情,不过看来眼熟,好像在香港也经常发生这类事情。我还不敢跟我那几位当老师的朋友提到这个小故事,恐怕她们纷纷列举亲身经歷见闻的实例,晚饭聚会变成了苦水大会。

  我也不是鼓吹盲目相信学校老师,因為人人都是罪人,都会犯错,虽然身為教育工作者,也可能屈枉学生。在上述的例子,求证很容易,在课堂上是不是经常谈话,全班同学都知道的。如果只听子女一面之词,认為这就是信任的表现,这种对子女的爱,恐怕是毁坏多於建设。

  令人戚然的是社会上有不少这类家长,以為对子女无条件信任就是不管青红皂白。又或者他们甚至认為子女不可能是错的,盲目护短。其实任何对子女的投诉,都是教育的好机会,家长得以示范怎样持平理性地处理一个问题,认真的关心包括了爱护和矫正,又或争取公道。然而,要做到以身作则,家长对自己还须要有认真的要求。民国初年中国开始设立师范学校,那时很多人不以為然,因為老师的地位很高,难道还要去学习做老师不成﹖(近百年过去,现在老师需训练已成常识。)当时鲁迅為文驳斥,说,不单要有师范学堂,还应该有父范学堂,因為许多人只会生孩子,却不懂教孩子。今天社会上已有家长教育的推行,教会似可在这方面更為积极。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