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多几所戒毒学校

2548 期(2013 年 6 月 23 日) ◎ 教会之声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青少年吸毒的严重情况已超越旧观念的想像,用一个词语概括形容,是三化:普遍化、年轻化、女性化。在九十年代,最年轻的戒毒者大概是十五岁,今日呢?是十岁十一岁也有不少,至於吸毒者的家庭背景,以前多来自草根、单亲或关係复杂的家庭,今日却不乏中產、专业以至家长受过高深教育的家庭。

  环境转变,只可惜社会、教会、政府对青少年戒毒的观念仍是十分守旧,社会普遍看「戒毒」只是一个「隔离疗程」,六个月、一年、两年……完成了这疗程才去「融入社会」,又是两年、三年……谁知道将隔离和融入作「断层」式处理,正正就是青少年戒毒工作最感困难的地方。

  青少年戒毒者,在於康復期正值成长期,他们身体需要发育,智力需要发展,日常生活需要学校式羣体,羣体生活也需要同辈间认同,他们有青春烦恼,在反叛之中倍感无助,但时光不留人,将一个少年人的黄金岁月关进戒毒所隔离一两年,出村后再叫他们找学校、识朋友、学技能、融入社会……是多麼的不切实际!

  不错在戒毒工作上,隔离愈久成功率便愈高,可是矛盾在这裡,隔离愈久将来也便愈难融入社会,戒毒康復者将会感受生活的脱序,為復吸留下恶性循环的伏线。

  青少年戒毒者需要隔离,以致内心价值观的转移,可是他们的身心需要融入,近年香港有「戒毒学校」之诞生,就是建基於这种思维模式的彻底更新,為青少年度身订造一个将「隔离」与「融合」结合為一的身心疗程,在同一阶段进行。

  只可惜这十数年,在香港、亚洲,甚至可能是全世界,我们虽然日日夜夜做着同一件卓见成效的青少年戒毒工作,至今仍未见到有第二间戒毒学校应运而生,归究原因,可能是社会的思维完全落后了。

  戒毒学校不是一个「临牀治疗」(clinical treatment)(在固定时期完成疗程)机制,而是一个让学员经歷「生命转化」(life transformation)的场所,隔离有助治疗,融合才能转化。学员在完成中学阶段的三、四、五年间,经过不断反省,重建内心世界,重修他们与家人、朋友、社会间的破碎关係,在这所校内的生活,带有不少重修旧好的悲欢,以及浪子回头的归信。

  以本港的正生书院為例,大多数学生都有两重身分:

  一,他是带着法庭感化令的「戒毒者」;

  二,他是一个真正的「中学生」:每日上课,学期尾要考试,毕业要参加中学文凭试,其后或升大专,或找工作。

  学生在戒毒学校内,「身分」不是病友,不是受助者,而是一个学生,他是一个正常人,可参加全香港的学界比赛(而且屡获奖项),会参与越洋文化交流;他的心胸打开,视野改变,从进戒毒学校的第一日,他已正正式式「融合」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大社羣,这是戒毒业界和教育界值得认真思考的崭新戒毒模式。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