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道歉

2545 期(2013 年 6 月 2 日) ◎ 新闻捕手 ◎ 陆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五月廿七日海事处处长廖汉波先生出席立法会一个委员会后接受访问,对南丫海难感到痛心难过,深表歉意,并衷心向死难者家属、伤者和市民道歉,之后在镜头前鞠躬。

  无论在立法会委员会中,及坊间反应,都认為这是迟来的道歉。

  教会管理层可以在事件上有何学习?教会中难免有不同意见,不同观点与角度致谁是谁非也有不同的看法,作為管理层可以怎麼回应?

  教会管理层指教会的教牧同工及教会长执。他(她)在教会有一定认受性、有一定的行政权力、亦有一定的属灵权柄,在乎他(她)们的教会传统及章则而定。一旦听到肢体有不同的声音、反对的意见、甚至投诉,他(她)们可以作甚麼?

  回应的大前题是解决问题而非将问题恶化。从上述事件中我们从负面角度看到将问题恶化因素:没诚意的歉意反映死不认错的心态、官僚作风(先行调查的标準回应也可以被滥用)反映卸责文化、迟来的道歉反映判断事件及民心的质素。教会中若出现类似情况,一般来说肢体若得不到合情合理的回应,都会选择用脚来投票,但也有少数肢体死撑到底,甚至造成分裂。

  若有诚意解决问题,首先得放下「管理者」的心态,以平等的身分进行沟通,从对方角度来了解问题所在,使沟通可以进行。其次是避免以传统、章则、先例等权威方式来「辩护」,尤其是还未有全盘了解对方的问题,包括说出来及没有说出来的问题。然后得进行反省,来思考解决问题的空间。太权威性的回应,会窒息思考的空间。事实上任何制度、政策、规条等都会有改善的空间,问题出现了,正好是反省如何来改善。改善不一定要妥协原则,而是在不同层面来思考可以改善之方。最后是要有承担,包括得即时判断道歉的范围及态度,及从建设性角度来讨论及考虑可以改善的空间,正面地来处理问题。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