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意志先於公义
拥抱加害者达復和

2545 期(2013 年 6 月 2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遥距教育课程「宽恕vs公义?」专题讲座已於五月二十五日举行,由该院实用神学(社会伦理)助理教授禤智伟博士主讲,他以神学家沃弗(Miroslav Volf)的「拥抱神学」谈宽恕与公义的关係,有约一百人出席。

  他认為信徒应该天生懂得宽恕,因為还未出生作罪人时已被神宽恕。沃弗曾被其老师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问能否宽恕前南斯拉夫战争中,杀害他同族的加害者,沃弗回答说:「不,我不能。但作為基督徒,我想,我应该能这样做。」禤博士认為信徒对宽恕加害者的态度应该像沃弗一样,坦承不能轻易宽恕,但相信能够做到宽恕。

  他续言,沃弗在其「拥抱神学」中认為要先栽种慈爱才能开始追求公义,若否只是在追求廉价公义,轻易抚平伤口。「宽恕的意志必须先於一切,包括公义和真理。」禤说,真正的宽恕是希望受害者能卸去担子,所以若只求加害者得到应得惩罚,才可谈宽恕,受害者可能永远得不到解决,甚至会被加害者一辈子牵动着痛苦记忆。他解释:「公义和宽恕必须要跟随宽恕的意志,因為宽恕的意志包含着追求公义和真理的决心,是排序的问题。宽恕亦非单方面能进行,必须双方,你总不能将一份礼物摆在门前就算,要等人接受礼物。」

  「宽恕本身不等同宽恕的意志,由宽恕的意志开始,復和是终极的目标,过程很漫长,但要实现復和必须要有公义和真相。」他补充指,復和并不等於宽恕,举例说,一个母亲与杀害儿子的兇手,她可以宽恕兇手,但不一定要与兇手做朋友。他不讳言:「真的復和可能要等到新天新地时才发生,指向终末。」

  禤博士表示个人十分反对信徒谈公义,因為很多人并不真正知道公义是甚麼。他说受害者追求心目中的公义时,若用了不公义的手段,最后只会反成加害者,说:「世人理解宽恕加害者是姑息养奸,又认為对作恶的人好就等同对善良人残忍,所以选择对加害者更残忍。」

  「忘记不等於宽恕,但宽恕可以以忘记為目标。」他直言,很多人以為忘记是件坏事,但他认為忘记才是正确、真实地记忆苦难,所以忘记与记忆从来不是对立关係,人因着选择忘记才会去记忆事件。他反而认為,批评加害者的纪念方式,有时候只是消费着一份悲情。

  他最后提醒,信徒常谈「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焦点总落在「行公义」却忽略了「与你的神同行」。他认為:「神的公义可以是人眼中的不公义,祂可以拥抱加害者,但宽恕加害者的同时,也可以让加害者承受犯罪的结果,例如坐监。」他重申整个宽恕的过程:必先有宽恕的意志,而宽恕的意志中必须包含公义和真相,有了公义和真相才能达到復和的目的,但强调过程中对加害者要有人道对待,最后达至忘记。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