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天桥

2496 期(2012 年 6 月 24 日) ◎ 生命故事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共有四人抽到籤要体验露宿街头,我是其中一人。我原本以為去附近的行人隧道,原来是行人天桥,那是接连区外最繁忙的通道,特别是礼拜六晚上。很多人,各类心情和步伐的人。

  我们各自拿著一大叠报纸出发,来到天桥底,见到天桥有加建工程,其中一段路封了,不会有人行,在转弯较隐藏的封路路段,有一个真正的露宿者,是中年男士,衣著整齐,也可能是装修或地盘工人收工后就在此歇息。他睡在纸皮上,侧睡,背向外街,没有任何动静,若不是我们要「扮演」露宿者,或者也不会留意到他。我打手势提示大家勿扬声、勿打扰。

   在天桥上,我选了近楼梯的位置,有两位弟兄和姊妹跟著我,另一弟兄选了较远的天桥正中位置。我用报纸在栏杆侧边的地面舖开一个约三呎乘六呎的空间,小心翼翼地睡在报纸上,怕太多动作会撕开报纸。导师指示我们不要因為尷尬而背向行人,也不要用物件遮面。我遵照指示仰卧,没有枕头(当时没有想到用球鞋塾高头部),用几张报纸盖著上身,双手按在腹部的报纸之上,以免报纸被吹走,亦有一点自我保护的作用,和增加安全感。

  这几天的日间有骤雨,晚上有风,而且是凉风。我闭著眼睛,首先感受到掠过面上的凉风。对於我、对於今晚我们四位「体验者」,这晚的凉风是何等大的恩惠。我睡著了,后来知道另外两位弟兄也睡著了,因為我们太疲累。我想,露宿者经过辛劳的一天,躺下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睡著的。睡著了,现实的种种就被隔开。

  我清醒过来后,专注著内心和身外的变化。身边有很多人经过,有人急步,有人喧闹,很滋扰的感觉。「可以静一点吗?可以尊重一下有人在睡觉吗?」我竟然会这样想。唉!这裡何时有过尊重?

  我偷看身旁的过路人,有人也在偷望,有人好奇地指点,小朋友会问為甚麼睡在这裡。有人看到啊,是的,我们被注目,因為我们太不真实,但真正的露宿者却不被看见,没有人愿意多看一眼。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文化之旅】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牧杖攻防】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联会内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