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教会再发生性暴力
反性暴力宣言吁设机制

2496 期(2012 年 6 月 24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前有传媒报道关於商人团契X先生在台湾旅馆强姦下属K小姐事件,其中有指敬拜会前长老、香港国际全备福音商人团契总监陈世强涉嫌包庇X先生。K小姐称有人曾向她指透过法律解决会严重影响教会和整个基督教的声誉,更援引经文说应该交由教会处理,事件惹来教内外的关注及批评。香港妇女基督徒协会、香港基督徒学会、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小组、九龙佑寧堂、基督眾乐教会、基督路小教会於六月十三日晚上七时三十分,合办「教会姑息强暴行為?!」讲座,针对停止性暴力事件作出研讨跟进。

  讲座开始之先,梁惠敏女士以行為艺术表达对K小姐事件的感受。过程中她蒙上眼,一手拿起圣经,一手拿鱼,然后以鱼拍打身体,继而用鱼拍打圣经令人產生褻瀆神之感,更将鱼放进圣经中然后合上猛力摇动。她把铜铃掛在身上,把鱼放进口中含著,一步一步爬出礼堂,以行為艺术的方式引人反思是否还做「愚民」,令性暴力的伤害无法止息。

  风雨兰总干事王秀容女士指性暴力行為的定义為罔顾对方意愿,过程中不一定要有身体接触,可透过言语、动作及态度进行性暴力的骚扰。她引述去年风雨兰接获一百三十一宗强姦、五十五宗非礼个案,她指风雨兰过去亦常收到教会传道人的转介,包括有童年受侵犯、在外受到性暴力对待而求助、信徒与信徒间、牧师与教徒间的性侵犯,近数月间,后两者个案共有十数宗。王不讳言:「传道人处理信徒透露性侵事件时多会不懂得处理,有时传道人听后哭泣,反要受害人安慰。接到恋爱性暴力个案时,传道人的反应多是批评受害人為何会有婚前性行為又或上对方家中,而忽略受害人感受。又会因爱心而忽略保密原则,曾有牧师在祈祷会中匯报受害人的事情,结果令人难堪。」

  教育学院专任导师庄耀洸律师指述香港《性别歧视条例》适用范畴包括僱佣、教育、货品、设施、服务及处所、諮询团体、大律师、会社、政府,其中并无与宗教相关的范畴,他坦言若教会出现性暴力事件就须就情况归入所涉之范畴处理,他举例教会同工受到僱主性暴力对待,就须归到「僱佣」一范畴。

  九龙佑寧堂主任牧师王美凤牧师表示K小姐的事件令她感到沉痛和愤怒,特别是二零零九年时基督教协进会姊妹论坛已提出「三八行动纲领」,盼能深化教会对性别议题的探讨和意识,并制定内部机制处理,而两年后却再次出现不恰当的处理。她直言是次事件强暴者滥用了上司及属灵师长的权力,而牧者更以权力逼迫受害人、甚至「强姦」上帝的话语。教会中的权威、顺服教导被利用作强暴的温床,被迫顺服权威人士可能是再进一步的受剥削。她强调有关的政策和机制必须实践,建立两性平等思维建构,不再容许性暴力发生,她反问:「有没有想过,当我们在说身体是上帝的殿时,强暴者强姦的是上帝,若然我们沉默就成了强暴的帮兇。」

  中华基督教会梁发纪念礼拜堂林玉英牧师坦言,若教会发生性暴力事件,负责处理的同工多為男性,他们不能经歷到女性的感受,对於辅导和处理有一定的局限。基督教协进会总干事蒲锦昌牧师回应指,传道人从神学院毕业到堂会牧会,惟神学训练并无与处理性暴力相关之训练,但传道人往往有概念认為自己有能力处理,他认為这某程度是受神学信念所影响,自以為有智慧分辨真偽。他表示近日在諮询各教会同工的过程中发现,不同规模的教会有不同处理手法,大堂会拥有法律顾问及有经验之同工提供諮询,地方化堂会则由同工负责解决,而大部分堂会均没有设定性骚扰指引,蒲牧师认為需要加强此方面知识。

  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於六月十三日发出「基督教反性暴力宣言」,其中提及教会不能迴避教会成员中存在性暴力和性欺凌的问题,更不能无视它对受害人所造成的伤害和痛苦,并必须以「零容忍」的态度,為受害人寻求公平对待和正义审讯,叫上主的公义得以彰显。宣言内容包括為性暴力受害一方寻求公正和有尊严的对待;在崇拜讲道、信徒培育、主日学查经等,加强有关性暴力及性别平等意识的宣讲和教育;制定性暴力投诉指引,设立内部机制等共八项。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文化之旅】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牧杖攻防】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联会内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