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苦思甜」

2458 期(2011 年 10 月 2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柏林围墙在一九八九年末倒下,为东西柏林分隔局面画上句号,晃眼已经接近二十二年。在柏林欲寻找旧日足迹,除了走到围墙旧迹和博物馆外,还可以坐上从前东德的Trabi小汽车,穿梭在历史与现实中。」

《明报》10.9.2011

  不要说德国人木讷,他们其实也有幽默感。

  在原本东西柏林交界的地方,德国人特别设计了一个检查站,当游客乘车越过从前的界线,有穿前东德警察制服的军警上前截停,看看汽车里面有否违禁品,更要「没收」一切跟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有关的物品(例如可口可乐),然后才发出通行证,让游人过境。这当然只是一场戏,给游客「忆苦思甜」的惊喜。

  三十年前香港人经罗湖返大陆,跟今日也有天渊之别。罗湖桥的一边是英治的香港,警岗上插有米字英国旗,警察神色紧张注视前方;罗湖桥的另一面是共产主义祖国,站着几个高大威猛的解放军。穿着绿色军服、皮带,腰佩手枪,神情肃穆,背后的建筑物墙上涂上几个大字: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步过罗湖桥,虽然只需三几分钟,但好像已经跨越两个世界。香港人多背着大包小包,手挽重甸甸的行李,心想当时国内物资短缺,尽量多带必需品回乡接济亲人。好不容易才走到彼邦的海关,穿军服的关员多来自北方,以带浓厚乡音的普通话大声问你:「去哪里?家里有甚么人?」以当时香港人普通话的水平,完全是鸡同鸭讲,半句也不能沟通。你还要在回乡证上详细列明带在身上的东西:男装雷达表一个、英雄牌钢笔一支、金介指一只、老花眼镜一对......。总之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稍有差池,被捉去劳改。

  然而过了罗湖海关,一切便变得平静而安全。深圳以至整个珠三角都民风淳朴,没有卡啦OK,没有足浴,没有桑拿指压,没有随街兜客的艳女,只是偶然有几个人问你有没有港币可以兑换。你到酒楼食肆,吃的东西当然比不上香港,白米也是灰色的,但肯定没有孔雀石绿、没有三聚氰胺、没有假豉油和瘦肉精,你一边吃一边看到墙上贴有「为人民服务」的标语,那是一个贫穷而诚实的年代。

  今天每日有数以万计的人穿梭香港和国内的几个口岸,对面再没有带着严厉目光的军警人员,海关人员也多懂粤语,服务态度明显好了,只是过关进入的彼岸,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世界。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