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所信—专访胡钦牧师
「安徽小子」生命事奉之旅

2457 期(2011 年 9 月 25 日) ◎ 一个字一颗心 ◎ 访问:许朝英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胡钦牧师三次大难不死後来到香港,在北角遇上街头布道而信主,入读建道神学院,毕业後在宣道会北角堂事奉三十五年,退休後全心投入内地福音事工。他在内地共协助兴建两间神学院丶十间培训中心丶十二间卫生院及医院丶六十二间中小学学校及约一百三十个聚会点。胡牧师所行的就是他所信的,他相信的就是他所行的,他坚定地说:「有信仰就有行动,有计画没有行动就是空想。」他表示自己这一生最大的喜乐就是作主工,而他一生的金句就是:「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

  

离开家乡 大难不死

  胡钦牧师在一九三一年出生於安徽北部蒙城县乐土镇,位於华中大平原,童年至青年期经历日本侵华丶国共内战,民不聊生的艰苦岁月。他出身务农之家,只读了两年书塾及六年小学。在十六岁离乡,来到蚌埠市,经乡亲介绍进入工兵学校,在那学习了十八个月,而所学的技能却能帮助他日後寻找出路和谋生。在一九四八年初,国共内战,为逃避战火,他先後走难到南京丶上海丶杭州丶江西丶广州丶海南岛丶雷州半岛丶广州及深圳等地方。胡钦牧师形容,当初逃难的生活,有点像野狗:有路就走,有食就吃,只有一个意愿:只要活下去。

  一九五零年,胡钦牧师对香港全无认识,但听闻想避开战争,就要到香港。由於大量难民涌入香港,自一九五零年五月起香港政府已开始封锁边界,限制粤港两地人口自由流动。当他走过通往香港的木桥,中国边境没有边防军把守,香港那边的印巴籍却问他要到哪里去,守兵凭口音确定他不是广东人,就不放他过去。在他毫无办法之际,刚好下起倾盆大雨,他看见有人往河边稻田的阡陌跑,就跟着他们跑进被水淹过的稻田。因为那场大雨香港边防铁丝网破了一个大洞,他就穿过那大洞,成了香港人,当时是一九五零年七月初。

  

生活简朴 善用钱财

  胡钦牧师感谢主,在他还没信主时,主保留了他的性命。他经过在广州收押时认识的难友之帮助,来到北角新都城的地盘做散工。他把握每个开工的日子,住在工地省吃省喝,把赚得的工钱储蓄起来。当年一天两元工钱,两元已足够他吃一个月。他花了五角钱买了一大袋面包皮,足够吃一个礼拜,在工地找一些碎木生火,把面包皮放在上面烘,又香又好吃,这样就脱离了乞讨过活。

  一九五一年下旬,他凭藉当年工校所学,便主动要求工程师派他工作,因此把他转为长工,日薪三元五角至五元,负责按图样打线,弄好後请工程师检收。转为长工後,他依旧住在工地,仍是吃面包皮,但奖励自己买一瓶辣椒酱,涂在面包皮上。他认为那是人间美食,鲍鱼都不够它美味。半年後,他就升做工头,每月一百五十元,然而,他每月只花二十元,当年金价二百二十元一两,每月就买金戒指保值,他把戒指放在布造的裤带里,紧紧的缠在腰间。当时生活节俭,大部分工钱存起来购买黄金保值,可谓生活无忧。

  

奉献一生 回报主爱

  上帝的预备真奇妙,一九五二年七月,一群在调景岭宣道圣经学院接受训练的布道队队员,来到北角糖水道海旁作街道布道。那时他吃过晚饭又没事忙,便好奇的站在人堆中听道。他初闻福音,已产生好感,下班後就找传道人或基督徒问道,很有心追求,後来决志信主了。当时北角没有教会,他与一班初信者一心想继续追求,便向当时领队的白德三牧师求助。结果他们就找到北角道十四号,就在当年十月十二日,宣道会北角堂正式成立。

  胡牧师表示,当年决心献身读神学时,他已升为地盘工头,收入相当好,但他知道赚钱不是他要走的路,回想逃难以来所经历的奇迹异事,在每次自忖是九死一生的情况下,都化险为夷,都是上帝的恩典。他在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五日入建道读神学,因不擅长广东话,上课时只能听懂六成,又没有课本和讲义,他就借同学的笔记抄,尽量少睡些。因对圣经不太熟悉,他就每天不背一章圣经就不吃早餐,一年就背了二百多章圣经。他原本用左手写字,但嫌速度慢,他便花半年时间学会用右手抄笔记。头半年,他的成绩排在最後,一年後,成绩就追到中间,两年後,成绩已经很好。他因着当年背诵圣经,以致日後他在预备讲道就轻省很多。

  一九五六年神学毕业,他带着热诚及期盼回到母会事奉,当时教会正处於磨难当中。差会每月发给胡钦牧师六十元生活费,他把五十五元交给同工作伙食费,两元留作主日奉献,三元用来买必需品。教会内部劳力的工作,胡牧师都会抢着做。为了节省教会资源,他曾在教会内打地铺睡觉丶住在厨房,直到结婚,他才搬出教会居住。他在宣道会北角堂事奉三十五年,忠心地看管教会,爱护教会肢体。

  

回到安徽 建设家园

  胡钦牧师是安徽家乡第一个在香港的人,离别家乡三十年,在一九七八年首次回家乡。胡牧师知道要在内地做事工,必须作好人际关系。他与内地的很多官员都是好朋友,而他们都很敬重胡牧师。开始时,胡牧师自费协助家乡父老改善家计,让乡亲或受助的农民能够自力更生,倡建小学,帮助他们挖井,改善生活设施,确保卫生清洁。因为基督教是外来的宗教,乡民对之认识不深,他便把服事与福音结合一起,开始「养猪计画」及栽种树苗,协助农民脱贫。

  胡牧师一直只专注家乡工作,直至八十年代末,有机会到湖南丶湖北及武汉等地,与当地的教会或神学院建立友谊,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提供处於信仰手足之情的协助,他有机会参与湖南长沙圣经学院建校的工作。由於胡牧师帮助别省市引起安徽省官员的注意,因此他表明若安徽省宗教局「开绿灯」,他就会义无反顾地在安徽工作。结果,宗教局丶外侨办等单位官员都与他接触,胡牧师就合法及公开地在安徽开展福音工作。随後胡牧师协助兴建安徽神学院及约一百三十个聚会点等。

  在九十年代开始,得到省政府宗教局批准,胡钦牧师便开始带同一些香港基督徒回安徽参与工作。其後香港教会有很多信徒奉献支持内地的事工,胡牧师为保持清白在人间,因此在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成立「信爱基金会」,有清楚的账目,他当义务会长。他表示,基金会从来不公开筹款,但从来都不缺钱。

  九十年代,胡牧师看见安徽的医疗设施有欠完备,就开始帮助兴建卫生院及医院,合共十二所。开始了捐赠洗胃机丶医疗设备及医疗人员交流。此外,帮助贫困老弱的社群或遭受到特殊天灾的灾民。他们所做的一切乃秉承基金会的宗旨:「信爱基金中国心,培训助学传福音。」

  

培育人才 广传福音

  信爱基金会参与的神学教育工作,最主要的有支援湖南长沙圣经学院建校丶协助兴建安徽神学院丶在各区设立培训中心及培训班等,目的是推展福音本色化。胡牧师认为培养人才第一重要,他在二十多年前,就每年资助安徽学生十多人,有学生在南京金陵神学院读神学,他每月去一次,每月资助他们一百多元,陪伴他们四年,他们需要书,就在香港找书。有人读七年,胡牧师就跟进七年,需要甚麽就给甚麽,尽量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回到安徽,胡牧师还继续跟进,像父亲教导儿子一样。

  胡牧师说,传福音开门了,却没有人栽培丶浇灌及收割,他就开始重点神学培训。此外,为满足教会义工(平信徒)的灵性需求,把培训时间安排在农暇进行,在各区培训中心提供包食宿的培训课程,期望提高信徒的基本素质之馀,亦希望能长远解决同工人手短缺的问题。胡牧师到各省各县开始培训中心,至今已建立十间培训中心,另仍在筹备两间培训中心。

  

生命尚存 继续事奉

  胡钦牧师表示,人生最开心,就是能娶得罗冷梅为妻子,师母出身在传道人家庭,爷爷是大埔中华基督教会创办人。胡牧师四个女儿都成材,人生很得安慰。家人很支持他的事奉,所以不是他一个人在事奉,而是一个家庭在事奉,完全是上帝的恩典。胡牧师说:「能够得着冷梅这位完全投入我的生命丶接受我的缺点丶支持我事奉的爱妻,有着孝顺丶爱主的女儿和女婿,我这一生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他对於安徽的福音事工,他表示,不是要七十万人信主,而是七千万人信主,感谢主,至今已有五百五十万人信主。 胡牧师曾经中风,但後来却神迹地康复。他说:「既然神把我放在香港,六十年都很平安,是恩典,神特别恩待自己。」 他感谢主已预备信爱基金会的接班人,而他们正在台湾装备自己。至於面前的托付或心愿,就是继续多开办培训中心,他表示:「神的工作,有命就去,没命就不去。」

  後记:胡钦牧师的一生真是美丽,就如保罗在腓立比书三章十三至十四节所说:「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胡牧师与滕近辉牧师(左)齐在宣道会北角堂「拍挡」事奉。


1956年建道神学院毕业。


当年带着喜乐的心跟随胡牧师回乡的小羊,无限感恩。图右穿红衣者就是许朝英。


1953年白德三牧师(後排中)主持第一届浸礼,胡牧师是北宣首个受浸者。


与张慕皑院长(中)共同关注建道神学院的拓展。


胡家老少一心,情系中华,参与国内事工,不遗馀力。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个字一颗心】

【职场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