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穷的世代

2457 期(2011 年 9 月 25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政府空降政务官(AO)到港台担任最高管理层,委任劳工及福利局秘书长邓忍光为广播处长,是首名政务官出任该职。任政务官廿四年的邓忍光,从未涉猎广播事务工作,港台工会狠批政府此举是严重挑战港人言论自由的核心价值,是港台『黑暗一天』。」

《明报》10.9.2011

  八月十八日,副总理李克强出席香港大学百周年庆典酿出风波,港大师生说这是港大「最黑暗的一天」;九月七日,俄罗斯发生空难,三十六名冰球精英在空难中死亡,国际冰球联盟声明「这是冰球运动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九月九日,特区政府委任政务官为广播处长,掌管香港电台,港台工会说这是香港电台「最黑暗一天」。

  突然之间,「最黑暗的一天」变成一个流行名词,彷佛适用于任何不如意的场合。现代人可是词穷了,为甚么不动动脑筋多想几个形容词,例如「最可耻的一天」、「最难过的一天」、「最哀恸的一天」、「最荒谬的一天」、「最悲愤的一天」、「最痛苦的一天」等等。尤其是香港电台工会,身为传媒工作者,理应多点想象力,除非是特意找空降处长邓忍光的名字来捉狭,忍光忍光即忍不下光明,也就是「黑暗」了。

  其实港台员工见惯世面,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例如许多年前张敏仪处长一夜之间被调任、朱培庆台长又突然出事,港台员工大都处变不惊,持定信心,尽忠职守,试问政府空降一个四十来岁斯斯文文的邓忍光,又何来「最黑暗一天」呢?从积极的角度想,邓忍光这个名字可以有正面的解读,他未尝不是可以「容忍」、「忍耐」光明的处长呢?他的名字既有「光」字,就不用「黑暗」了,港台员工大可等着瞧。

  最令人担心的,反而是这个社会的词语匮乏症候,用来用去都是那几个单薄的词汇,词不达意还勉强可以补救,意思错配就后果堪虞。这也不是个别现象,甚至在学校、在教会、在官场,大大小小的文案通告公函,都充斥着许多「语病」,原本可以更恰当的表达,却变得婆婆妈妈重重复覆,叫人大打呵欠。

  就如「分享」一词,就用得太滥了。讲道就是讲道,甚么时候变成「信息分享」,这也不算最坏,连在安息礼拜上替死者宣读讣文也变为「分享生平」,这是生离死别的时刻啊,何来「分享」那么乐不可支,说出这话果真是「最黑暗的一天」哩。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个字一颗心】

【职场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