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办公室

2447 期(2011 年 7 月 17 日) ◎ 商旅大中华 ◎ 区在国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欧洲总部要来一次面对面的会议,召集开会的地点是新加坡,而且要亚洲区各地的负责同事于二十四小时内报到。由于我回国内工作的时候,没有随身带护照的习惯,本着行走大陆十多年的经验:到内地工作,够用的证件便够了,不必多带额外证件的做法,便只好从上海取道香港,与太太相约在香港机场见面,好拿取护照。

  从上海到香港飞了两个多小时,由香港飞新加坡的航程则大概四小时,加上在候机楼的时间,大概总共八个小时,我不能不好好善用。所以,在上海办公室出发以前,特别请同事从公司的服务器下载了几份文件,也通知几位同事必须于下班以前,把几份报告电邮给我,好让我抵达香港机场时收取档案。

  其实我并不喜欢在航机上工作,舟车劳顿本已消耗不少精神和心力,坐在机仓根本不能算有走动的空间,加上我大多乘搭三小时以内的短途航班,在座位上又吃又喝,就等同要把笔记本计算机又开又关,觉得颇为麻烦,倒不如睡过够,好让下机时的精神充足一点。

  可是为了这个紧急会议,不能不抓住时间,作冲刺式的准备。在往香港的航机上,婉谢了空中服务员递过来的便餐,全情投入笔记本计算机,恶补仍未完全消化的文件,部分计算分析则有待抵达香港机场,下载邮件后才可进行。

  与太太在香港机场咖啡店相聚的半小时,就好香港的「三点三」的下午茶时间,歇一歇,充电之后再上路。别了太太,到候机楼再次作战,将同事电邮过来的数据和数据尽情下载,用来陪伴我度过下一班航程。在往新加坡的航班上,身体发出了疲累的讯号,在体力下降的情况下继续在机仓埋首笔记本,只会带来身体不适的下场,我还是向现实低头,吃过晚餐后,决定停止办公,并小睡一回,睡醒的时候,飞机已经着陆樟宜机场。

  电影桥段常播放一些行政精英,在机仓高效工作的模样,但我飞了十多年,不论在经济或商务仓,见到在空中办公的只占极少数,大概在那种空间办公,是出于紧急或无奈,我倒未听过有人特别享受在机仓办公的。对我来说,机仓是歇息的地方。生活需要歇息,固然是身体的需求,但更是心灵的需要。上帝赐下安息的训诫,除了叫我们歇息,是要我们在安息中,知道祂是神,并从新调校我们的生命航道。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职场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