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Sound

2435 期(2011 年 4 月 24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沉默,几乎可以代表一切。它可以代表不满,代表容忍,代表默许,代表尴尬,代表无奈,就是一切反应都寥落之际,它有无限的可能性。至于一个沉默的时代,沉默之间,又令人如许难耐?

  最近读过关于旧约与新约之间,由最后一位先知玛拉基,至基督降生之间的四百多年里,犹太人再听不到神的声音,历史首次进入对神失聪的时代—沉默时代。我想象不到那时代的犹太人活于如何痛苦的属灵光景中—神再无默示,祂不再向自己发声!或许尝试想象,是经过叛逆、亡国、回转,再继续在不同强大帝国之间飘来荡去的这群神的子民,辛苦遭逢之后,造物主彷佛再不理会他们的苦痛。

  我想象不到,因为现代人都已惯于活于神沉默的年代,以为神不会干预,以为神无能干预,以为没有神!这样说来,基督升天之后,末世开始,这不啻是一个「新沉默时代」—前者求不着,后者不想求。

  这新时代怎么样?根本不用说到911,03年沙士、去年菲律宾人质事件,甚或个别挚亲离世、朋友被屈枉逼迫,许多基督徒也提出同一问题:神为何容让这事发生?

  

  没有默示,民就放肆

  然后,又有人反驳:「当你生活上如何如何胡作非为,而从来没有征询过神的意见,更遑论跟随祂的脚踪行时,为何到水深火热,又要怪责沉默的神?」反驳叫上述人等为之语塞,口是堵住了,然而背后的诘难、对神对世事的悲愤却总叫人无从释怀。

  让我们参考一下沉默时代的犹太人—世上已无神默示,于是一头栽进先进、多元的希腊文化中,喜孜孜地住进埃及阿历山大城,浑忘自己祖先曾舍死忘生誓要杀出此地。于是犹太人一代比一代更「希腊」,改个希腊名字、接受苏格拉底以降的种种希腊哲学、穿当时很「潮」的希腊服饰,以至于产生希腊文版本《七十士译本》圣经。阿历山大英年早逝,未能征服世界,不过如他知道其穷一生发扬的希腊文化,果然强得同化了神的子民,他或感与有荣焉?

  又或是,像犹太的混血儿撒玛利亚人一样,因为被自诩blue blood的犹太人排挤,既被拒于正统门外,便自构正统,在基利心山上建立撒玛利亚人的圣殿,继续以他们的方式敬拜神,无路可行,惟有弄出个A货来。

  要吗?或像犹太教保守派那样,反抗希腊文化,转而专注于律法书的研究,他们就是后来阻挡耶稣的「屎坑石头」—法利赛人与文士。他们失去默示,唯有持守过去,最后患上「脑梗塞」,接受不了新时代的来临,拒绝基督。

  「没有异象(或译:默示),民就放肆」(箴二十九18),失去可倚赖的,总得找一些代替品,沉默时代「直把杭州作汴洲」,也只是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的无奈。沉默时代,把不同的犹太众生相照得里外不是人,一点借镜也榨不出来。

  没有神的默示,现代众生,又作何长相?今天?人可以活得放浪形骸,然后倒过来怕被神约束,所以拒绝基督,是我们比前人更坚强吗?想想311日本地震吧!当你坐在电视机前目睹海水如推积木般蹂躏民居、车辆时,可有震惊得无以复加?是现代人习惯靠自己,抑或是惯于遗忘自己倚赖着甚么?

  有基督徒表示,对这次日本地震及后续而至的核灾难问题深感恐慌,他们会颤抖着问:是末世来了吗?我也怕,但我的担忧是:我为何还未「被提」?而对方却是担忧自己还未有准备好、自己计划的人生还未成功、还未启动,「妈!我这局游戏尚未结束,可否晚一点才出来吃饭?」

  真奇怪,原来我们不觉倚赖了自己所订定的种种人生计划:只要妥善安排强积金、保险、退休金、基金、股票,最好还有一层自住以外的物业,那活于香港,就可以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神,我爱你,但可否稍为体谅我的人生计划,最好种种灾劫都发生于我百年归老之后,末世之于我,只属预言一道。

  

  默示的启示

  神有说过我们一定不是末日的参与者吗(虽然我也不希望是)?一九九一年老布殊攻打伊拉克,我在街上电器店外看新闻,心中难掩愕然:「真的要战争吗?」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北韩炮击南韩事件时,不知你与我曾否心意相通?战争真的那么难以置信吗?圣经说:「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太廿四7)你又以为祂对谁说?

  或许上一个时代确是乏善足陈,但还总有先贤美德,值得新沉默时代之人效法—「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名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路二25-26)原来还有一人,他熟悉关于弥赛亚来临的预言,却不像死板的法利赛人,他观察时代,纯真等候,最后真的于死前等得及四百多年来所有神的子民都盼所未及的弥赛亚,神的默示单单显在他一人身上。我们感到安慰,原来在沉默时代中,还有这一号人物。

  当然,对于同时代不把耶稣视作基督的人,我们今日对之嗤之以鼻。但我们又何尝不是做着同样的事,明明说过末世就是有战争,有饥荒,有天灾,这就是征兆,你还求看甚么?

  我们该怎样面对新沉默时代?「又公义又虔诚」,还要问吗?—不屈枉正直,怜恤受欺压者,待人以诚以爱??好好去作一个值得人称赞的基督徒、家人、朋友、同事、长后辈,不都是素常所认识之道?除了为主谨守己身,纯真「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之外,难道你还需要买盐?或是做任何其他的其他,才能安身立命?默示早已存在,而且一字一句也不准作废;沉默亦是声音,你要选择不听,闷雷何当胜蚊吶?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家庭医生手记】

【职场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