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情结

2435 期(2011 年 4 月 24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九龙华仁书院日前在校友反对减班压力下,于教育局宣布减班申请前夕突撤回申请,校长陈冈及负责教师于学校早会上向全校解释事件,炮轰反对减班的校友组织『华仁一家基金会』以终止捐款施压干预校政,直斥『学生无钱也努力读书才是华仁精神』。校长并宣布『另起炉灶』,由校方独立办筹款活动,与基金会分道扬镳。」

《明报》15.4.2011

  

  学生毕业后,饮水思源,组织「校友会」闲来怀旧一番,数数往事,甚至慷慨解囊支持曾就读学校的一些建设,原本是一件好事。

  只是教育局忽发奇想,在「校本管理」的所谓学校持分者(stake-holders)之中,加入了「校友」这个行列,令原本早已毕业离校的「校友」,又变回学校的话事人。想想这些校友,部分已白发斑斑,有的在社会又有财有势,一旦放虎归山,学校大小事情都看不顺眼,结果不难想象,社会又多了一种深层次矛盾。

  中国人社会惯了称呼儿时读过的学校为「母校」,对她有情有义,爱护有加。只是「母校」这个尊称感性有余,理性却不足。学校是一代一代的延续和发展下去,除了校舍,其他只会随着年月愈来愈年轻,而不会像真正的母亲般岁月催人,处处要子女来侍候。校友缅怀过去,感激「母校」昔日的栽培,本为美事,但万一过了火位,对「母校」年轻一代的领导人指指点点,认为学校那幅砖墙要保留、那道大门何以拆卸,就未免越祖代庖,添烦添乱。

  时移世易,即使有几多「看不顺眼」的事情其实也是避免不了的。学校变了就变了,正如你儿时住过的故居,早已有另一批人前前后后的住进去,他们怎样翻云覆雨你也没办法,也不应该有甚么办法。就如桂林街时代的新亚(新亚书院)已有异于农圃道时代的新亚,再跟现时隶属中文大学的「新亚」更加是翻几翻的完全不同。昔日在钱宾四校长感召下唱「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的新亚校歌,现时即使有所谓「新亚」的学生唱同一首歌,他们都不可能有那份弘扬中国文化的心境。

  新亚也好,华仁也好,英皇书院也好,除了校名无变,其他早已回然不同。上世纪毕业的校友啊,聚聚旧喝喝茶,或者探候一下年迈的退休师长,这已经是能力所及的极限,至于「母校」应否减班,应否拆卸重建,还是由新一代的领导人决定好了。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家庭医生手记】

【职场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