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句叫人死,精意/经义叫人活

2424 期(2011 年 2 月 6 日) ◎ 文林 ◎ 王干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直到古腾堡发明活字版印刷之前,西方社会要传播图书文章,只能靠手抄本。

  根据政治哲学家班乃迪克安德森的研究,同样的,西方社会在古腾堡印刷出现之前,并没有标准化的字母拼音方式,同一个字有非常多种写法,只要能拚出同样的音就可以,例如大文豪莎士比亚,他光是自己的签名就有好几种版本。

  也就是说,现代人习以为常的固定文字拼写,绝对不会出错的文章拼写,都是在古腾堡印刷出现之后才有的事情。在此之前,西方世界所有的书籍或文章,透过抄写来传递时,都会因为无意的错误或有心的窜改,使得每一份抄本都和前一份抄本甚至原本,有着多多少少的出入。

  此外,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著作权属于文章所有人的观念,以及文章由作者自己撰写的作法,在古代也多非如此。古代社会的文章虽然会标明作者,但有些文章却是由作者口述,由作者的秘书所代笔,且文章完成后虽然会署名,但却不能防止抄写者根据自己的需要而改写文章,甚至有抄写者假托作者的名义写出不属于作者的文章。

  即便是抄写工作中堪称最为严谨的「圣经」,根据圣经经文鉴别学的学者研究,古腾堡圣经出现前的历代圣经抄本,光是新约,就有数十万处的出入。虽然说绝大多数的出入都只是笔误,因为古希腊文的书写是没有断字段句的联句,且一个古希腊字母的差别很可能就让一个句字的意思完全改变。此外,就像中国的古文言文是没有标点符号断句,因而在文字的理解上会有出入一样,古代抄本圣经的字句解读也是存在着因为断句问题所造成的歧异性,更别说因为没有固定使用的拼写字母系统而让抄本在流传各地时因为抄写者个人的使用习惯、笔误等原因而产生出入。

  我们今天所使用的圣经,其实是十五世纪之后的圣经经文鉴别学者,根据所有古代抄本(没错,数量惊人的抄本,且涵盖希腊文、拉丁文等各种欧洲语言系统),不断地比对,透过一套方法,尽可能地接近最原始的抄本,但却不等于最原始的抄本。一来是今天流传下来的抄本并没有圣经作者自己撰写的抄本(甚至圣经本身的一些书卷只是作者的秘书所代笔,还有一些经卷的作者至今仍无定论,如希伯来书),在原始抄本不可得而基督教神学教义与圣经正典在四世纪确定之前存在着各种异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窜改圣经经文的抄本,抄本之前的互相影响与流传等各种复杂的因素,使得今天我们使用的圣经版本,虽然是尽可能地接近原始的圣经抄本,但却不完全等于圣经的原版。

  或许这么说会令最极端相信圣经无误论(指圣经中每一个字都没有错误)的弟兄姊妹不悦,但从文字抄写传播与印刷科技的技术面来看,实际上并不存在每一个「字句」都完全无误的圣经版本,充其量我们只能说,今天的圣经版本是「精意/经义」完全无误的圣经版本,这是有科学(圣经版本与圣经经文鉴别学)根据的研究结果。

  然而,其实我认为这是神的美意,除了圣经告诉我们的,「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的教导之外,抄本的细微差异,并不影响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上帝所默示指的应该是圣经第一个版本当初完成时是上帝所默示的,且在神学诠释是没有错误的前提上,经上的一字一句都断不能废去,而不是两千年来圣经上的一字一句的抄写传播都没有错误(这还没考虑到圣经翻译的问题,翻译中有不可通译性的困难存在,而光是西方版本的圣经就有希腊本、拉丁本与各种国族语言版本,这些版本在确立时也都还没进入印刷时代,都靠手抄传播)。因为,上帝虽然不会犯错,但人的有限却会犯错(举个简单的例子,由一人口述,多人同时抄写,其中一人因为听错或者一时分神而写错或理解错误的情况在圣经抄写过程中时有所闻,更别说个别抄写时所犯的注意力不集中以及误读/理解错误的问题),且明摆在历史中的事实是,历代圣经抄本中的确存在着彼此间的细微差异,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无关紧要的差异,只有少数几处经文是后人在抄写时犯错将经文中的口述传统与卷旁注释给写进正文(还有前面提到的,异端教派根据自己的需要改写圣经)。

  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以圣经的字句绝非无误论来反驳过去曾经广为流行一段时间的《圣经密码》之类的书籍作品的立论可靠性。《圣经密码》宣称每一个圣经字母都可以翻译成一个数字,然后可以透过这套翻译系统预言世界历史的发展,而作者也展现了一堆事后诸葛式的过去历史正确的预言,藉此提出对未来的预言。然而,《圣经密码》的预言是建立在圣经字句绝对无误论的基础上,却明显忘了圣经抄本本身充满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因为抄写所造成的歧异,加上因为年代久远,今天的人类并没有最原始的圣经抄本(例如摩西上西乃山得到的十诫,根本没有人有摩西最初的十诫版本)。而抄本之间的细微差异,就让《圣经密码》中的翻译系统无法牢靠地存在,也让《圣经密码》的解读时可以因为抄本的差异而自由灵活地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抄本来使用。

  而且我基本认为,上帝是像巴别塔事件后变乱地上人的语言一样,刻意透过抄本的细微差异来变乱圣经的文字,且让圣经本身横跨数千年,由非常多的作者共同执笔完成(但主题却是一贯),又透过抄本的流传以及人的有限性造成抄本的错误将最原始版本隐藏起来,如此一来,才能尽可能地断绝有人试图宣称自己的圣经版本是直接从上帝那里获得的启示,但却又无损圣经所欲传递的神学/信仰教导。

  现代基督徒对圣经的认识框架是来自印刷机出现之后的文字固定化以及错误最小化(甚至完全无误,因为只要原始印刷的铸本校订无误后开印的无数复本都不会出错),遗憾的是,圣经并非一出现就能遇上印刷文明,只能靠手抄传播,而且还经历过公元二三世纪的教义震荡期(当时至少就有幻影说、义子说等异端存在),以及原始抄本不可得等问题,以至于绝对严格意义的圣经字句无误论是无法在科学意义上成立,只能在神学意义上透过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观点,承认圣经(精意/经义)无误论的存在,我等应该理解两千年来圣经传播的历史轨迹与实际情况,从而免去不必要的信仰规限,从而使弟兄姊妹不在此细节上跌倒犯错。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灵修果园】

【家庭医生手记】

【语言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