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肢体」(下)

2403 期(2010 年 9 月 12 日) ◎ 教会语文漫谈 ◎ 诸葛空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谈到「肢体」,空城想到了另一个喻体「手足」。

  如果真的要独立使用「喻体」作借喻的话,我们不妨参考一下「手足」的用法。「手足」其实是指兄弟关系密切,再引申到好朋友关系上去的一个常用「喻体」;李华〈吊古战场文〉「谁无兄弟?如手如足」一例可证。我们今天说「各位『手足』请留步」,都自然而达意。曹子建〈七步诗〉中有「煮豆燃豆萁」之名句,系以「豆」和「萁」比喻同胞兄弟,取喻极妙极切,但若借用为「各位『豆萁』请留步」的话,效果却不一定好。为甚么呢?因为「手足」是日常熟语,「豆萁」则相对陌生冷僻。日常沟通要求提高效率、贵乎亲切,措词上不必要求「创新」或刻意造到「与众不同」。

  当然,若讲到用语「熟」与「生」的问题,一定有人认为凡事都有第一步,没有今天的「生」,又怎会有将来的「熟」呢?这看法诚然不错,但一个「生」词要发展成「熟」语的话,倒要具备某些条件才行。一个为大众所接受的好词语,大家喜欢使用,一定可以由「生」变「熟」;相反,一个令人感到突兀的用语,则充其量只能局限在某个社群中使用,却不能在汉语系统中完全变「熟」。

  所谓一个好的用语,「好」的标准不一定是百分百客观而稳定的。若单以「肢体」一词为分析对象,「肢体」是接近「上层概念」的用语,其「下层概念」用语是手、臂、足、头、指、趾、掌、胫、髀、腿等词。「上层概念」概括性强些,「下层概念」却具体些。汉语在独立使用喻体时,习惯上一般倾向采用近「下层概念」的用词。例如我们常把最爱的子女说是「心肝」(喻体,近下层概念),却很少会用「上层概念」用语,把「子女都是父母的『心肝』」说成「子女都是父母的『重要器官』」或「子女都是父母的『内脏』」。而且既已有「心肝」这一熟语在前,又似无必要新创「肾胃」、「脾胰」或「肠胆」等「新用语」了。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刊】